-

“我不喜歡寧雲嫣,但我會對自己生下的孩子負責,所以這五年我都將語楓、語杉帶在身邊撫養。

爺爺想要語楓、語杉有個完美的家庭,所以多次催促我娶她,語楓語杉不喜歡她,我也是!

明明六年前我對那個女人可以如此沉溺,但對寧雲嫣,我真的是一點興趣都冇有,那時候的我,天真的以為這樣的區彆,是因為在藥物的驅使下會讓我變成這樣……”

寧暖暖聽著,紅唇微張著,杏眸內除了詫異還是詫異。

她完全不知道……

在她最灰暗的日子裡,寧雲嫣竟然用語楓、語杉佈下這樣的局。

如果不是自己誤打誤撞遇上薄時衍,又與之相愛,也許她和薄時衍永遠都不會知道事情的真相。

寧暖暖的杏眸哭得紅紅的,此刻又是一副受驚的模樣,多了幾分平時少有的呆萌。

薄時衍的心絃被狠狠撩動後,情不自禁地咬了下她那兩片嬌豔欲滴的紅唇。

“疼~~”寧暖暖輕撥出聲。

“在想什麼…想得那麼入神?”

“你就這麼篤定我是六年前那個女人?”寧暖暖眉頭緊鎖地問道,“還是你趁我不知道的時候,給我和語楓、語杉他們做了親子鑒定?你確定我是六年前那個女人,所以你纔會對我那麼好?”

寧暖暖感覺自己除了落入寧雲嫣的陷阱,也似乎落入了眼前這個男人的!

“自從我猜到你是寧雲嫣的孿生姐妹,我就確信語楓、語杉的親生母親是你,並非寧雲嫣。”薄時衍捏住寧暖暖的下巴,反客為主地將她推倒在柔軟的席夢思床上,“哪裡需要什麼機構的親子鑒定?我對你的**,已經到了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地步……”

“即使退一萬步,你不是語楓、語杉的親生母親,我依然不會將你從我身邊放走的。”

男人的聲線逐漸黯啞起來,鳳眸中漾著的暗芒,危險而又迷人。

“薄時衍,既然你早知道,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寧暖暖無措地抓著身下的床單,問出自己內心最想知道的問題。

“我早些告訴你,你就隻會想要將語楓語杉從我身邊帶走,或者整天擔心我連小熠小烯也要從你的身邊搶走。”

薄時衍的鼻尖輕輕抵著寧暖暖的鼻尖,呼吸粗重地說道。

“你曾經受過很重的傷,傷到讓你覺得除了自己再也無法相信任何人。如果我告訴你,我純粹是你才那麼想要你,你真的會相信嗎?”

“我……”

寧暖暖想說什麼,卻發現自己根本張不開口。

薄時衍這男人絕對是攻心方麵的高手。

他遠遠比她更瞭解她自己。

正如他所說的那樣,如果她真的早知道這些,她未必會像現在這般相信他。

“但你也不能這樣…瞞著我啊?”寧暖暖咬了咬唇瓣。

“你,和孩子,我都要。”薄時衍的雙眸直勾勾地望向她,“也許其他事情我會冒險,關於你的事情,我必須十拿九穩,你埋怨我自私我也認,但是我絕不允許自己有一點點失去你的可能……”

寧暖暖對上男人的鳳眸。

那裡冇有算計,隻有對她的情深似海。

她不得不承認,知道真相的時機晚了,可這也許是最好的時機了。

這一刻……

寧暖暖有種苦儘甘來的感覺,心裡縈繞著滿滿的喜悅。

是啊!

知道真相晚點又怎麼樣,好在這結果太好了!

“薄時衍,我愛你。”寧暖暖的一雙柔荑小手環繞在男人的腰部,眼眶紅紅的,哽咽地說出每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