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毅知道自己的身體內被注入特殊藥物,體力和意誌力都在逐漸消散,但他卻還被寧小烯華話裡的一個字給深深震撼住了。

“爸?”林毅艱難地開口道,“你…為什麼叫我……爸?我根本…根本就冇有孩子!”

“你怎麼不是我爸?”寧小烯極力解釋道,“我媽咪是寧暖暖,五年前她生下了我和弟弟!我們知道,你壓根不是個什麼好人,做了很多錯事,但你畢竟是我們血緣上的父親!”

“這……”

“我才見到你,小熠還冇來得及見到你,我們很不想承認有你這樣的父親!但,我們…不想你死在這裡啊!我們還想著要幫你改邪歸正,教你些技能,給你找份好工作,儘點兒子該有的孝心啊!”

寧小烯說著這些掏心窩子的話,眼淚如斷了線的珍珠,控製不住地流淌下來。

“爸,你再堅持一下,我現在就讓弟弟聯絡媽咪!媽咪是很厲害的神醫,隻要有她在,她一定有辦法治好你的……“

寧小烯剛想走,卻被林毅抓住了小手。

林毅知道自己被寧雲嫣算計了,注射到自己體內的藥很猛烈,天王老子都救不回他。

也許是被孩子的淚水打動,也許是知道自己要死了,臨死前良心發現,他緩緩地張開嘴唇說道:“孩子…我…我不是……你的父親……”

聽清林毅說的每個字,寧小烯狠狠皺眉,反問道:“怎麼可能?媽咪知道我們在查你,嚴厲禁止我們調查你,還說你不配做我們的父親,要我們永遠放棄找你的念頭!”

“真的不是……”林毅拚儘全力地開口,“寧暖暖…誤會了…她誤會我對…她……我……冇做……你們…不是……我的……種……”

林毅想到那個黑影在離開前,在倉庫的角落裡點了個兩寸的蠟燭,還有這滿屋堆放的易燃易爆物。

他眼前已經模糊一片了。

他死在這裡沒關係,這麼好的孩子決不能毀在這裡。

林毅拚儘所有的意誌力,站了起來,將寧小烯從倉庫內甩了出去。

幾乎是電光火石之間,就在寧小烯屁股摔疼的時候,倉庫內卻響起了一聲爆炸,然後便是燒起了滾滾熱浪,灼得人睜不開眼。

寧小烯雖然冇有親眼看到林毅被燃燒的畫麵,但他能想象到林毅在這場爆炸裡被炸成碎片。

那邊。

寧小熠一直在掐時間,就在三分鐘還有倒數幾秒的時候,那座廢棄倉庫卻突發爆炸。

他的小心臟狠狠一顫,不顧所有地跑向倉庫邊。

寧小熠被嚇得六神無主。

“哥……哥……”

不過好在寧小熠一眼就看到對著火海怔怔出神的寧小烯,忙不迭地跑了過去。

“哥,你冇事吧?”寧小熠檢查了下寧小烯全身的傷勢。

寧小烯卻遲遲冇有說話。

“你彆嚇我啊!”寧小熠緊張地問道,“裡麵發生了什麼?好好的,怎麼會突然爆炸了?你那個男人呢?我們的父親呢?他現在……在哪裡啊?”

寧小熠也想見林毅,想見見自己血緣上的父親。

如今見到寧小烯一個人出來,他的心絃也是緊緊地繃著。

“哥,到底怎麼樣了?你告訴我啊!”

在寧小熠的催促下,寧小烯才緩緩回過神,淚流滿麵道:“小熠,林叔叔受了很重的傷,在最後他為了保護我,把我丟出倉庫,自己被炸死在裡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