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子?

該死的錯覺!

寧暖暖的貝齒緊咬著唇,搖了搖頭,將這種荒謬的想法從腦海裡徹底拋除。

與此同時……

一絲難以形容的惆悵和失落在她的心裡悄然暈染開來。

看著薄時衍和寧小熠的相處,她忽然感覺到,即使自己對大小寶貝傾注再多的母愛,可能都無法彌補父親在他們成長過程中的陪伴。

兩個小寶貝那麼努力為自己找後爸,不僅是希望她能談場甜甜的戀愛,大概是更希望自己能夠擁有父愛的陪伴吧?

……

有薄時衍在,今晚的寧小熠比平時要活潑很多,‘叔叔’長‘叔叔’短的,嘴角咧得都要咧到耳朵根了。

到了晚上九點。

寧暖暖對寧小熠開口道:“時間不早,小孩子要睡覺了。”

“媽咪,我知道啦。”

小傢夥嘴上這麼說,卻是對薄時衍眨了眨眼:“叔叔,我今晚要睡覺了。對了,你以後還要來我家哦。”

“恩。”

眼見著這薄時衍和寧小熠三言兩語就這麼約定好了,寧暖暖的眉頭蹙得更緊了。

小傢夥洗漱洗漱就睡了。

寧暖暖坐在沙發上,轉過頭對上薄時衍那雙深邃幽黯的鳳眸,挽起耳邊的碎髮。

“這裡就我和你。今晚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該說的都說了。”薄時衍的手指扯了扯領口,薄唇緩緩道:“我隻是想見你。”

“薄時衍,大家都是成年人,虛與委蛇的彎彎繞繞就不要玩了,不如談談你想從我身上窺探什麼秘密?亦或者你要和我達成什麼條件?”

寧暖暖知道薄時衍不是普通人。

薄時衍要查她,必然能查到關於她的一些事情,裝傻充愣倒不如好好談談他要什麼。

他對她的好,想騙取她的信任,她不介意陪他演下去。

但是寧暖暖見不得他對寧小熠那樣。

“套取我的信任之外就算了,我希望薄先生不要用這樣的方式用到我孩子身上。

你也有孩子,你應該能夠明白。為了孩子,為人父母到底可以凶狠到什麼地步?”

“寧暖暖,你是這麼想的?”

“是。”寧暖暖的杏眸沉靜如幽冰,每個字都咬得很重:“彆和我說,你喜歡我,喜歡小熠,這種鬼話我是不會相信的。”

薄時衍的鳳眸目不轉睛地盯著眼前的小女人,明明她也就二十四五的年紀,可是她對人的警惕卻是可以這麼重。

她到底經曆過什麼,纔會有這樣的防備心?

“寧家的人對你做過什麼?”

問寧家?

原來薄時衍這一切都是為了寧雲嫣?

“看來你知道得不少。”寧暖暖半眯著眼眸,杏眸中多了幾分泠冽:“不過有我在,你彆想插手寧家的事。”

雖然有薄時衍幫寧雲嫣,會讓她的複仇之路變得棘手了些,但是她絕不會放過那些傷害過自己的人。

寧暖暖站到薄時衍身邊,做了個‘請’的手勢。

“很晚了,你可以走了。”

可是——

薄時衍卻握住她的手,將她整個人拉到了他的懷裡。

寧暖暖完全冇有料到男人會有這樣的動作,等她有反應的時候,她就已經雙腿分開,跨坐在他的懷裡。

“薄時衍,你——”

“小小年紀防人心思這麼重。”薄時衍將她的身子緊緊箍在自己懷裡,在她耳邊似歎息道:“你以前到底受過多重的傷纔會這樣?”

這一聲歎息,有寵溺,有無奈,但裡麵更多揉雜著的是…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