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小傢夥看得分外專心致誌。

兩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筆記本電腦螢幕,而且有越來越往前靠的趨勢。

“小烯,小熠,你們在看什麼?”寧暖暖皺眉,走到他們的身後。

兩個小傢夥活像是被當場抓包的小賊一般,忙不迭地將筆記本電腦合上,不自然地回頭望向寧暖暖:“媽咪,我們冇看什麼……”

這擺明就是有什麼的樣子。

寧暖暖狐疑地挑了挑眉,問道:“你們兩個老實交代,真的冇看什麼?”

“冇有。”

“冇有。”

兩個小傢夥異口同聲地說著,小心臟都撲通撲通亂跳個不停。

“你們說冇有可以,那把你們手裡的筆記本電腦給我看。”寧暖暖伸出小手,示意他們把筆記本電腦交給她。

電腦此時在寧小烯手裡,他不想將電腦交給媽咪,在那邊扭捏著身子,滿臉猶猶豫豫的樣子。

“寧小烯,給不給我?”

“那個……”

“寧小烯!”寧暖暖提高了音量。

寧小烯知道自己再不把這電腦交出去,媽咪真的要發火了,隻能硬著頭皮將筆記本電腦交到了寧暖暖的手中:“媽咪…給你……”

寧暖暖打開電腦之後,原以為會看到兒子的秘密,後來看到的卻是吃雞遊戲。

“遊戲?這有什麼好藏的?”寧暖暖不禁問。

“遊……遊戲……”寧小烯詫異地問道,他們剛纔看的可不是遊戲啊。

寧小烯還想說,寧小熠這邊就搶先道:“媽咪,是遊戲!我和哥哥最近迷上這種吃雞遊戲,功課都冇好好做,怕你發現批評我們,我們才遮遮掩掩的……“

“遊戲可以玩,但是適度就好。”寧暖暖語重心長地教育道,“你們隻要掌握這個分寸就好了,媽咪也相信你們能掌握好這個分寸。”

“媽咪,我們知道了。”

“媽咪,我們知道了。”

寧小熠和寧小烯嘴上這麼說道,心裡卻都不由自主地鬆了口氣。

真的好險,差一點就讓媽咪發現,他們在追查自己親生爹地的訊息了。

語杉這邊休息完,寧暖暖又繼續開始教語杉草藥學。

寧小熠和寧小烯重新在電腦麵前交頭接耳起來。

“弟弟,我們剛纔不是在追蹤那個男人的位置嗎?”寧小烯皺著小眉頭,好奇地問道,“媽咪打開的時候,怎麼會成了遊戲的介麵?”

“我專門為了防止媽咪開電腦寫的程式,攝像機捕捉到媽咪的虹膜,就會自動跳轉到吃雞遊戲的畫麵。”寧小熠雖準備了後招,但想到剛纔的畫麵還是有幾分提心吊膽。

“還好你聰明。”寧小烯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不過你做了這個準備,好歹也告訴我一聲啊!你知不知道,你剛纔差點把我嚇得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我這不忘記了,後來媽咪發現了,我又來不及再和你說,不過還好的是…媽咪冇有發現什麼。”寧小熠恢複到平靜,壓低聲音道,“媽咪最討厭的就是我們提及自己那個挨千刀的親爹,之前我們提那個男人,她都很不開心。

要是讓她知道我們現在追蹤到這個男人的位置,還打算和他見麵,媽咪一定會把我們的皮扒掉好幾層的。”

“弟弟,我們現在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寧小烯一臉凝重道,“要想查清楚真相,見那個男人也許是最快,也是最直接的方法了。”

寧小熠鄭重地點點頭,對哥哥說的話表示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