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家本家。

薄老爺子已經拿到了他拖了最信任之人做的DNA檢測報告。

當拿到這份報告的時候,薄老爺子的手不斷地在顫抖。

他很信任寧雲嫣,這些年他享受著寧雲嫣的溫柔陪伴,是真的將她當做自己的親孫女來對待,連在自己的遺囑裡也寫明瞭死後要將自己名下的財產都給到她……

他寧願是自己老不死疑心太重。

他希望自己偷兩個孩子的頭髮做檢測,是無用功。

深吸幾口氣。

薄老爺子將報告上的棉線一圈圈轉開,從檔案袋裡拿出了DNA報告。

他不懂那些專業名詞的分析,而是直接翻閱到了報告結論,報告結論上直接寫著——基因相似90%,近血緣關係。

饒是薄老爺子有心裡準備,但當他親眼看到這樣的結論時,卻還是被狠狠驚到。

在寧雲嫣將薄語楓、薄語杉抱回薄家的時候,他就派人給孩子們做了親子鑒定。

當時他還特彆謹慎,從不同渠道找了三家機構,得出的結論都是語楓、語杉是薄家的種。

所以,寧小熠、寧小烯和薄語楓、薄語杉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事絕不是巧合,而是他們四小隻其實都是在同一時間被同一個母親的誕下……

“原來如此!”

薄老爺子老眼裡佈滿了荒唐之色。

他之前一直不理解為什麼自己兩個寶貝小曾孫會對寧雲嫣那麼嗤之以鼻,卻願意對寧暖暖那丫頭言聽計從,甚至在她的教育下越來越好。

再仔細回憶過去的種種,寧雲嫣嘴上口口聲聲說對孩子母愛情深,但實際上她對兩個孩子的態度也是相當微妙。

一切一切…問題的根源……

似乎都能從這份DNA報告裡麵找到。

怪不得他以前總是感歎自己身邊總是姓‘寧’,也許這兩個人之間,還有他不知道的故事。

薄老爺子拿起手機,想要第一時間給薄時衍打電話,但剛撥了第一個號碼就停了下來。

自從暖暖這丫頭出現後,薄時衍愈發疏遠寧雲嫣,對寧暖暖卻是寵得無法無天,甚至還敢為她與自己這個親爺爺叫板,當時看隻覺得是寧暖暖在蠱惑他家孫子。

現在想來……

薄時衍未必不知情。

也許這小子什麼都知道。

薄老爺子又思索了片刻,心中豁然,也許真正被矇在鼓裏的人,隻有寧暖暖和寧雲嫣。

想到寧雲嫣,薄老爺子就激烈地咳嗽起來。

“咳咳咳……”

這五年來的陪伴不是假的,當年的救命之恩也不是假的,即使有樂這份報告,讓他知道真相,但薄老爺子還是忍不住對寧雲嫣有幾分小輩的心軟。

她隻是陷入迷途,走錯了她不該走的道路。

如果寧雲嫣能及時迷途知返,那她未來的人生道路也許會順遂很多吧。

想到這,薄老爺子將報告重新放入了檔案袋,紮緊棉線後,放入燒得熊熊的炭火之中。

一瞬間。

火舌舔上了紙質的檔案袋,頓時燒得更加猛烈,讓檔案袋瞬間化為灰燼。

就在這時,一道清脆又溫柔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爺爺,你在燒什麼啊?”寧雲嫣的眼睛微微一眯,心中滿是疑惑,卻是假裝無心地詢問道。

好巧不巧,她剛剛從宅子外走進來時,看到的就是薄老爺子在用炭火火盆在燒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