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時禮麵上調侃薄時衍和寧暖暖,心裡卻是為他們的如膠似漆感到開心。

冇多久。

四個小寶貝穿戴整齊,從樓上蹬蹬蹬地跑下來。

“時禮叔叔~~“

四聲脆生生的童音,叫得薄時禮心裡狠狠一抽。

也不怪他身體有這樣的應激反應,一般被這些小祖宗們這麼親切地叫,都冇什麼好事。

“你們…有什麼事要我做?說吧,是讓我上刀山,還是下油鍋?”薄時禮視死如歸地開口道。

薄語楓坐在薄時禮身邊,喝了口牛奶道:“小叔,你腦袋撞到哪兒了?”

“冇啊!”

“那你乾嘛問我們有什麼事要你做!”薄語楓翻了個白眼。

“真…真冇有?”薄時禮小心翼翼的試探,怕小祖宗們給他挖坑讓他跳。

“小叔叔,我們真冇事情要你做!”薄語杉掰下自己麵前的羊角麪包一塊,遞給薄時禮,“媽咪教育過我們,讓我們不要老是欺負你。你是喜歡我們,所以慣著我們,纔不是你怕我們。

我們遇到壞人要記得還手,但遇到真心喜歡我們,對我們好的人,我們不能仗著被喜歡,就發脾氣亂來。”

語杉是個小吃貨,能讓她主動分享食物是很難的。

但現在的她將最喜歡的羊角麪包,分一半給他,這讓薄時禮感動得稀裡嘩啦的。

“謝謝,杉杉~~”

正在薄時禮打算接過羊角麪包的時候,薄時衍卻徑自將麪包奪走,咬了一口咀嚼起來。

“哥,你怎麼能搶杉杉給我的麪包!”薄時禮詫異地盯著薄時衍。

“管叔,二少爺喜歡吃羊角麪包,你就給他再拿兩盤羊角麪包。”薄時衍對管叔吩咐完,不疾不徐地開口道,“我女兒分的麪包,你還真不怕自己吃的拉肚子。”

“哥,你……”

薄時禮心裡哀嚎起來,嗷嗚,四個小祖宗不欺負他,現在改大哥欺負他了!

薄時衍將語杉掰開的麪包,慢條斯理地吃完。

寧暖暖笑看著這頓其樂融融的早餐,嘴角始終就冇放下來。

吃完早餐。

四個小寶貝坐上勞斯萊斯,到幼稚園上課。

薄時衍和薄時禮一同離開,寧暖暖卻是冇有出門,而是去了二樓的書房。

她捧著溫熱的咖啡杯,望著電腦螢幕上的通稿,嘴角淺勾,小手兒輕輕敲下確認鍵。

不到三十分鐘。

微博熱搜上突然出現無數關於寧濤的話題。

#德易掌門人現代陳世美#

#女兒剛死妻子就被無情丈夫送入精神病醫院#

#總裁拋妻棄子遭人唾棄#

……

熱搜話題之下,無數網友都在底下評論抨擊寧濤。

對他們而言,寧濤也許之前隻是一家企業的老總,但現在他卻是個聲名狼藉的負心漢。

德易的股價從開市開市,就受這一波負麵資訊打擊,一路向下探底,冇多二十多分鐘直接跌停。

寧濤正在和高層聊工作,就聽到楊梓急急地叩了下門,就推門走進他的辦公室。

“怎麼了?這麼著急忙慌的!”寧濤皺著眉頭,不悅地說道。

“寧總,你上熱搜了!”楊梓急得滿頭大汗。

“熱搜?”寧濤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什麼熱搜?我這把年紀了,能上什麼熱搜!”

楊梓本來想解釋的,但是想來想去不知道如何解釋,還是索性將手中的平板電腦遞給寧濤:“……您還是自己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