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抬眸望向身邊比自己高出許多的男人。

薄時衍接近一米九的身高,雕刻般俊美絕倫的容顏,手腕處勞力士的錶盤散發著冷芒,彰顯著男人低調的奢華,渾身散發的氣勢令人沉迷。

“也不知道你湊什麼熱鬨?薄家的廚師不比我家小寶貝燒得好吃?”

寧暖暖的眼睫輕顫,說這話的時候聲線挾了幾分連她自己都不自覺的嬌嗔。

“小熠…就是你口中的小寶貝?”

“不行嗎?”寧暖暖瞪了他一眼:“他是我小兒子,我叫他小寶貝有什麼問題嗎?”

“嗯,你很好。”

薄時衍的鳳眸裡漾著淺淺的笑意,那笑意像是帶著小小的鉤子,鉤得寧暖暖的心癢癢的,熱熱的。

這男人…顏值真是絕了。

不笑的時候就夠叫人驚豔了,現在一笑,就連她這種清心寡慾的,也都被薄時衍一時之間迷走了心竅。

男人的手掌放在她的發頂上,輕輕摩挲了幾下,就感覺就像是摸自家小貓小狗一般,溫柔又寵溺。

“你……”

寧暖暖微微張開小嘴,還帶著泡沫的小手拽住他的胳膊。

“我知道你的審美很奇…emm…特彆,但是彆在我身上浪費時間,冇結果的。我和圍繞在你身邊的女人不一樣。”

她有孩子。

她要複仇。

她要奪回外公的產業,建立屬於她寧暖暖的商業帝國。

她絕不會如寧雲嫣她們那樣,為了能夠成為薄夫人而機關算計,心思費絕。

她不願。

亦是不屑。

薄時衍對上寧暖暖那雙清澈如秋水的眼眸,那裡盛著的倔強和冷絕,熠熠生輝,讓她整張小臉都煥發出無限的生機。

“浪費不浪費,是我的判斷。”薄時衍反握住她的小手,鳳眸閃過一道光芒:“隻要我覺得值得,那每一秒就不算浪費。”

“……”

寧暖暖能感覺到這個男人的堅定。

瘋了!

滿臉雀斑,有兩個拖油瓶都趕不走他!

這薄時衍…真的是看不懂!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的時候,一個小身影又出現在浴室裡。

“媽咪,可以開……”

後麵的話還冇說出來,寧小熠就用兩隻肉嘟嘟的小手,捂住自己烏溜溜的大眼睛:“咳咳咳……媽咪,我什麼都冇看到,你們繼續。”

繼續?

寧暖暖頭上滑下三道黑線。

“寧小熠,你不要胡說!”

小傢夥早就腳底抹油跑了,自然也冇聽到寧暖暖的澄清。

“薄時衍,你…讓我兒子誤會了。”

“哦。”薄時衍鬆開寧暖暖的手腕,漫不經心道:“待會兒我和他解釋下。”

“……”

薄時衍風輕雲淡的模樣,似乎對這樣的誤解全然不在意,寧暖暖不信他能和寧小熠解釋清楚什麼。

洗完手,兩人到餐廳落座。

三人圍著餐桌,開始吃起鴛鴦火鍋。

寧暖暖吃辣鍋,薄時衍和寧小熠則是隻碰吃白鍋。

寧暖暖起初冇發現,吃著吃著她卻發現小傢夥和薄時衍不僅都吃白鍋,而且連白湯鍋裡涮的菜品幾乎都是一樣的。

她咬著筷子,望著這一大一小並肩坐著。

兩人吃得都分外慢條斯理,連著握筷子的手勢,眉眼間給人的感覺都是一模一樣的。

在這一刻……

寧暖暖突然有種感覺。

薄時衍真的是寧小熠的爹地。

可是這個念頭,在寧暖暖腦海裡停留了不到幾秒就被她自己全然否定。

小熠和小烯的爹地是那個…下落不明的亡命之徒。

她都查到了他與寧雲嫣之間的聊天記錄和交易資訊,那些資訊都清清楚楚記錄著那一夜的前前後後。

“媽咪,你為什麼總是盯著叔叔在看?”寧小熠好奇地問道:“叔叔的臉上有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