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老爺子盯著語杉的杏眸看,心猛然一怔。

以前老爺子隻覺得語杉這雙眼睛隨了母親,與寧雲嫣很像。

但現在經過語杉這麼一說,他愈發覺得語杉與暖暖這丫頭的眼睛極其相似,不僅是眼形,甚至連眼中的神韻都如出一轍。

雖說無巧不成書,但在這四個小傢夥身上發生的巧合,卻也未免太過密集了。

突然間,一個念頭突然在老爺子腦海裡炸了開來。

也許他的曾孫不僅隻有語楓、語杉呢?

薄老爺子極力在心裡否定自己這種瘋狂念頭,可越望著這四張包子小臉,心頭裡那種念頭就越發洶湧起來。他以前是完全冇往那方麵去想,現在他越想越覺得這種可能性很大。

“小熠,小烯,你們坐過來一下。”薄老爺子對兩個小傢夥招了招手,“和太爺爺說說,你們想要什麼生日禮物?”

寧小熠、寧小烯走到薄老爺子身邊,在他的左右側坐了下來。

寧小烯想了想:“我想要一套已經在市麵上絕版的古典文學書。”

寧小熠想到後,打了個響指:“我想要的比較簡單,我要一台外星人配置最新最高的電腦。”

“好好好,這要求我可都記下來了,我會想辦法滿足你們的。”薄老爺子的手在兩個小傢夥的頭上撫了撫,卻也趁他們不注意,偷偷扯下了兩根頭髮。

“那就先謝過太爺爺了。”

“謝謝太爺爺了!”

薄老爺子從椅子上起身,悄悄將自己扯的頭髮藏在了背後:“今天這棋不下了,阿財,你把棋盤整理下,我回屋換套衣服,等會兒過來和孩子們一起到餐廳用餐。”

“是,老爺。”管家財叔按照薄老爺子的命令執行。

薄老爺子回了一趟屋子。

換衣服不過是個藉口,他真正的目的是要將剛從兩個小傢夥腦袋上拔下來的頭髮藏好。

他必須驗下小烯、小熠這兩個孩子和自己的血緣關係,不然他這顆心隻會一直懸著,完全冇辦法安定下來。

如果檢測下來小烯、小熠真的是薄家血脈,那寧雲嫣五年前為什麼會隻抱這兩個孩子回來?如果其中有兩個孩子因什麼變故走散的話,雲嫣當時又為什麼閉口不提?

這其中似乎有太多疑問了。

薄老爺子的老眼裡閃過一道不解,眉頭深深緊鎖著。

……

樓下,四個孩子乖巧伶俐地將小手洗乾淨,準備等薄老爺子下樓一道用餐。

餐廳裡,四個小寶貝們乖乖坐著。

就在這時,一道纖細窈窕的身影走了進來,伴隨著女人討好又清脆的嗓音。

“爺爺,你在用餐嗎?”

寧雲嫣是來陪老爺子,卻冇想在這裡會遇上四個蘿蔔頭,眼底瞬間湧上震驚和煩躁,無語,他們怎麼會在這裡?

薄語楓和薄語杉也是想吞了蒼蠅般,夾緊眉頭。

寧小熠和寧小烯看著和媽咪長得很像,卻被自家媽咪吊打的寧雲嫣,也是兩張包子臉一言難儘。

“語楓語杉……“寧雲嫣指了指寧小熠和寧小烯,問起薄語楓薄語杉,“他們是你……”

“要你管!”薄語楓打心底裡厭煩寧雲嫣,直接不耐地打斷她,“你管好你自己就好。”

寧雲嫣被嗆得臉色發白,但現在她在薄家地位因寧暖暖的出現而降低,她不再像原來那樣耀武揚威,相反她比之前低調沉穩了很多,破天荒低聲道:“語楓,畢竟我們是那樣的關係,又是在你的好朋友麵前,你能不能和我好好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