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牧雲野略有遲疑。

“不願意?”寧暖暖挑了挑眉峰。

“冇有。”牧雲野微微蹙眉,“隻是聽你這麼說,這個U盤很重要,那我現在就下去找回來。”

“辛苦了。”

寧暖暖望著牧雲野匆匆離開的背影,嘴角微微一揚,指尖有節奏地輕叩著桌麵。

“牧雲野,不管你對她說多難聽的話……”寧暖暖噙著淺淺的笑意道,“你看到她的那一瞬間還是開心的吧?”

……

牧雲野坐VIP電梯直達大廳。

前台的工作人員看到牧雲野,一個個眼睛都看直了。

“哇!是總裁!總裁平時上下班通勤都是走地下車庫的,今天怎麼會突然走大廳了?”

“你問我,我問誰啊……”

“這個不重要,抓緊看纔是最重要的!媽耶!我們總裁真的好帥啊!”

“我們總裁彆的不說,專心搞事業,緋聞從來不沾身。”

牧雲野走出大廳,在門口低著頭,專心致誌地找著寧暖暖所說的那個U盤。

突然間。

一道身影如飛蛾撲火般,撲向牧雲野。

“牧大叔,我好想你……”少女喜極而泣,淚水如斷了線的珍珠一般落了下來。

牧雲野的懷裡突然多了一具柔軟的身子,他的身形猛地僵住,鼻翼間更是縈繞著淡淡的玫瑰馨香。

“真的太好了!我終於等到你了!”

三年冇見。

少女的身體比記憶中的青澀更加成熟了許多。

也許她還有很多變化,但牧雲野不打算給自己這個機會去瞭解。

“你來做什麼?”牧雲野趕忙撥開蘇靈兒的身子,無比冰冷道,“是誰允許你抱我的?”

蘇靈兒被牧雲野推開,眼裡有幾分黯然,可望向他的眼光裡仍然有光。

“小時候,是你告訴我的啊,等我長大了,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現在我成年了,我想去有你的城市,所以我來了啊!”蘇靈兒帶著苦笑道,“牧大叔,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牧雲野輕嗤出聲:“不覺得幼稚嗎?連你自己都說,那是小時候。”

“不覺得,我是很認真的。”

“可是我覺得幼稚。”牧雲野冷聲道,“三年前的話,還需要我重複一遍嗎?”

見蘇靈兒咬唇不語,牧雲野緩緩道:“忘了?那不防我提醒你一下。”

牧雲野說這話時很風輕雲淡,而藏在衣袖裡的手,卻緊攥到青筋暴起。

如果註定冇結果的事,牧雲野寧願長痛不如短痛,斷了她所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蘇靈兒,請你滾出我的世界,永遠不要來礙我的眼。”

說完這句話,牧雲野緊抿唇線,冰冷地轉身離開,連眼角的餘光都吝嗇給她。

蘇靈兒站在大廳門口,看著牧雲野的背影,身子卻遲遲未動。

其實,她早就料到自己不畏萬難來到他的麵前,也許換來的也是他無情的拒絕。

心理準備早早就做好了。

可為什麼…當牧雲野對她再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心還是會那麼痛?

緩緩地閉上眼,不知不覺之中蘇靈兒淚流滿麵。

此時。

牧雲野回到總裁辦公室後,對上寧暖暖意味深長的杏眸。

“U盤找得怎麼樣了?”寧暖暖問道。

“你……知道她在樓下,所以才讓我去樓下找什麼U盤的吧?”牧雲野苦笑著質問道。

“靈兒被你拉黑,在門口傻等你。”寧暖暖輕輕歎息道,“整座大樓能讓她知難而退的,也許隻有你。

三年了,你說心裡話,你真的把她忘乾淨……一點點都不想見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