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夫人附和道:“今天你表現確實不錯,但凡你剛纔膿包點,今晚我都得和你分床睡!”

“夫人……”洛家輝笑了起來,“小輩們都在,你能不能給我留點麵子啊?”

洛夫人白了洛家輝一眼:“不是誇你了,還要什麼麵子?”

“行,夫人最大,夫人說什麼都是對的!”洛家輝哈哈大笑起來。

寧暖暖看著他們真心實意地將她當家人,這種從未有過的溫暖,讓她的眼眶有些泛酸。

被洛家人這般寵著,這感覺真的好,很好!

秦家的風波過去後,生日宴會照常進行。

但經過剛纔的風波,很多洛家的世交長輩,都看中了二十出頭的寧暖暖。

“寧小姐,我兒子今年二十八歲,一米八五,年輕有為,事業型的,是現在很流行的霸道總裁……”

“彆聽他的,聽我的,我大孫子是心理診所的院長。二十六歲,和你年齡相仿,長相斯文,溫潤如玉……”

“我外孫二十歲出頭,長得很清秀,人家都叫他什麼小奶狗……”

“……”

寧暖暖看著這些年過半百的叔叔爺爺們圍著自己,臉上滿是黑線。

這條件聽起來雖然都不錯,但她不僅現在有四個小包子,家裡還有個超級愛吃醋的薄某人。

這些……

她不敢要,更不能要!

要的結果,也許是她幾個月都下不了床了吧!

“謝謝您們的好意,我現在冇有談婚論嫁這方麵的需求。”寧暖暖擺了擺雙手,表明自己的立場。

那些叔叔輩們顯然不想聽到這樣的回答,繼續執著地推銷自己的兒子孫子。

“不用談婚論嫁!先加個聯絡方式交流起來。”

“年輕人,我們懂得,不要上來就說結婚,這樣容易牴觸,可以先從朋友發展起來的。”

“我孫子不急,他剛剛參加完高考,接下來可能還要忙大學學業,等你過幾年想談戀愛,他正好大學畢業了!”

“……“

寧暖暖有些哭笑不得,她為什麼覺得這些叔叔爺爺輩們怎麼越說越激動。

“不,不是的!”

洛家輝並不清楚寧暖暖和薄時衍之間的事情,見那麼多人要追求寧暖暖,當下拿出做父親的範兒來:“不管是你們的兒子,還是孫子,都到我夫人這邊說下基本情況。

什麼大狼狗,小奶狗的!這可是我暖暖的終身大事,再怎麼說,都是要精挑細選才行的。我和夫人先過目,過完之後覺得可以,再可以讓暖暖發展看看!再擇婿這件事上,我的要求會很嚴的!”

那些叔叔爺爺輩們點點頭,當真跑到洛夫人那邊掛號備案了。

“義父,我真的不需要……”

“暖暖,我知道你女兒家這方麵不好意思。”洛家輝一副你無需多言的表情,“你的終身大事,交給我們。”

說完,洛家輝見洛夫人來不及記,他也忙不迭地上去幫忙。

洛顏在旁邊笑得樂不可支。

“洛顏姐,你還笑我?”寧暖暖悶悶道,“要是被薄時衍看見,我有十張嘴都解釋不清了。”

“是啊!我估計你是要解釋不清了!”洛顏在沈冰河的懷抱裡,越笑越樂。

寧暖暖有點懵:“怎麼了?就那麼好笑啊?”

“暖暖,你看看那邊。”洛顏指了指一個倚在大理石柱邊上的男人,失笑道,“看是誰來了?”

寧暖暖循著洛顏手指的方向望去。

隻見,男人穿著一件黑色大衣,顯得他整個人冷峻非凡。

他的五官深邃,鳳眸溴黑,透著一股幽冷,緋薄的雙唇緊抿,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