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服務生走出休息室後,趁外麵無人,從口袋裡掏出一把鑰匙,將休息室從外麵反鎖起來。

休息室內。

寧暖暖用毛巾擦了擦身上的酒漬。

她的小手繞到自己背後,想將衣服的拉鍊拉下來,但不知怎的禮服拉鍊似乎被頭髮纏住了,怎麼拉都拉不下來。

寧暖暖走到鏡子麵前,想要對著鏡子將拉鍊拉下來。

隻是剛拉下一小段拉鍊,男人從屏風後走了出來,走到她身邊,低語道:“暖暖,衣服濕了,要不我幫你脫?”

寧暖暖的瞳孔驟然緊縮,轉過身望向秦崢。

“你怎麼會在這裡!”寧暖暖冷冷發問。

“我會在這裡,說明你和我之間有緣啊。”秦崢雙手背在身後,對著寧暖暖眨了眨眼,“你拉鍊拉不下來,這裡就我和你,不如就讓我幫你一下。”

秦崢極其自負,想著在花園裡隻是意外,這世上應該還冇有女人能抵擋住他的魅力。

隻要他脫了她的衣服,把她拐到床上……

寧暖暖就算再清高,自己也有辦法讓他像一灘春水一般軟化在他的懷裡!

“是……你!”

寧暖暖對上秦崢的視線,忽然明白,這一切是男人設下的陷阱,故意將酒水弄翻,又讓女服務生將她帶到這裡,而他早藏匿在這山水屏風之後。

最簡單,卻也是最有效將她騙到這裡的方式。

秦崢步步逼近她,“暖暖,你不要這麼抗拒我,放心,我會讓你很舒服的。”

寧暖暖將身後的拉鍊重新拉上,杏眸冷眯道:“離我遠點,彆用你的臟手碰我!”

“臟?我哪裡臟了?”秦崢像是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蹙眉道,“你都冇試過,你怎麼知道和我不舒服呢?我保證……我會讓你在床上飄飄欲仙,讓你體會到做女人的快樂!”

寧暖暖唇角噙著幾分嘲諷。

她懶得和這隻公泰迪在這費唇舌。

不再多看秦崢一眼,寧暖暖拿過毛巾,想要離開這間休息室,卻發現貴賓休息室整個被反鎖起來。

“暖暖,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秦崢像是老鷹抓小雞一般走到寧暖暖的身後,笑了起來,“這裡就我和你…要是你大喊大叫,隻會把所有人吸引過來。”

“然後呢?”寧暖暖轉過身,目光睨向秦崢。

“洛伯父剛官宣你是她的義女,現在我們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而你又穿得那麼惹火…很難讓人不浮想聯翩啊!到時候你名聲為我所累,自然就隻能嫁給我……”

秦崢不無得意說道,“所以啊,今天無論如何,暖暖,你都會是我的人!”

聽完秦崢的話,寧暖暖還真是覺得自己嘀咕這男人的不要臉。

這公泰迪在算計女人方麵,倒還挺有一手的,甭管大家閨秀還是小家碧玉,這麼一通算計下來,難逃被他占便宜的下場。

“啪啪啪~~”寧暖暖鼓了鼓掌,“我長這麼大,頭一次看到有人能把不要臉當成優點,拚命顯擺的!”

秦崢聽出寧暖暖言語裡的諷刺,拉下臉來:“寧暖暖,你什麼意思?難得我對一個女人這麼主動,彆給臉不要臉!”

“那你可以彆給我。”

“這可是你說的!”

秦崢的臉色陰沉鐵青,上來就要攬住寧暖暖的腰肢,想啃她的脖子。

隻是女人的脖子還冇啃到,他的蛋已經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