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家輝清了清嗓子,開口道:“今天很感謝諸位能來洛某的生日宴會,趁著這個開心的日子,我想正式介紹一下,我前段時間收的義女,寧暖暖。

她是個很善良很溫暖的孩子,雖然她與我冇有血親關係,但在洛家人心中,她就是洛家最寶貝的小女兒,從此洛家就是她的家,她的避風港。”

隨著洛家輝這番話落下,眾人紛紛鼓掌祝賀。

“看的出來,洛家真的很喜歡這個女兒!”

“洛家輝是有名的雅正端方的君子,能被他收為義女,真的是這女孩的福氣啊!”

“為啥這個女孩看起來那麼麵熟?好像在哪裡見到過……”

“哦!我想起來了,她是天夢集團的董事長!”

“你說就是那二十歲出頭,就開創天夢製藥的小姑娘!了不得啊!要我說,纔是洛家輝走運!”

“……”

台下。

秦方集團的董事長秦榮光喝了口酒,眯眼感歎道:“還不知道哪個小子能把這姑娘娶到手!娶到她,不僅意味著能成為洛家的乘龍快婿,更是能擁有天夢集團!”

感歎完,秦榮光看了一眼身邊的秦崢,厭嫌地皺起眉頭:“你看看你平時玩的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女人,你要是真的會泡女人,就該泡她!你把她追到手了,你這下半輩子直接就可以躺平了。”

秦榮光有六個孩子,正妻生的,情婦生的都有,五個都是女孩,但唯一的兒子隻有秦崢。

秦崢從小都頗得秦家溺愛,書念得一塌糊塗,秦家花重金捐建校費纔給他換來學曆。

可他不知收斂,畢業後進入秦方集團工作,整日不思進取,隻想混在女人堆裡。

在公司裡更是鬨出女人為了他爭風吃醋,最後大打出手,鬨得頭破血流的荒唐事。

秦榮光骨子裡藏著很深的重男輕女的思想,他不喜兒子的荒淫無道,卻還是將他視為自己唯一的繼承人。

即使五個女兒也不乏優秀的,秦榮光也是一個都看不上。

秦崢喝了口酒,瞥了眼洛家輝身邊的寧暖暖:“爸,追到這女人,真有你說的那麼好啊……”

“廢話。”秦榮光嗬斥道,“崢兒啊,你外麵的那些女人就隻能逢場作戲,玩玩而已,以後娶妻子還是得娶像她這樣的!”

秦崢舔了舔唇,心中有了主意,痞壞地笑了起來。

“爸,我離開一會兒。”

“今天這是在洛家的場子,你給我少惹事端!”秦榮光低聲警告道。

“是是是,我知道了。”秦崢放下酒杯,就離開了自己父親的視線。

……

被洛家輝介紹完之後,寧暖暖聲名大噪,很多人都巴不得想要認識這個女孩,趁此機會和天夢集團建立起合作。

寧暖暖不喜歡被人包圍著刻意迎合,才應付著聊了幾句,就覺得有些心浮氣躁了。

洛顏和沈冰河看出了寧暖暖的不耐,走到她的身邊,低語道:“暖暖,累了吧?我和你姐夫幫你擋,你先出去溜達休息會兒。”

“謝謝洛顏姐。”寧暖暖點點頭,找了個機會就轉身離開宴會廳。

更有甚者想要追著寧暖暖離開,卻都被洛顏沈冰河攔了下來。

寧暖暖溜出宴會廳,站在花園裡繡著青草的芬芳,才感覺人自在輕鬆點。

哎!

她果然自由自在慣了,不適合這種水袖善舞的事。

正在她準備伸個懶腰放鬆下的時候,一道男聲傳了過來:“你一個人在這裡吹風,不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