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怡菲,這件事很危險,我和你爺爺的那通電話你就當冇聽見,不要摻和進來。”寧暖暖慎重地說道,“我是你的上級,這是命令,你必須遵照執行。”

“我知道。”薑怡菲放心不下寧暖暖問道,“頭兒,那你呢?”

看著薑怡菲關心自己到皺眉的模樣,不禁揚起唇角:“我會儘量小心的。”

從重案組大樓離開後,寧暖暖的心事重重。

薑怡菲說的,寧暖暖自然也想到了。

當時在倉庫裡,寧暖暖是親眼看見寧雲嬌死在謝簡之的槍下。

她之所以要老薑頭私下都寧雲嬌進行屍檢,就是想要將真相調查清楚。

現在檢測結果不明,隻能說明幕後的那隻黑手,藏得比她想象中更深更危險。

現在一切都變得撲朔迷離!

甚至…她不知道藏在幕後的那個人,為什麼要對自己下手?

既然那個人這麼喜歡和她玩捉迷藏,還藏得那麼深,那麼她不介意將對方捉出來。

寧暖暖將血樣送到天夢的研發基地後纔回家,回家之後她並冇有什麼胃口,腦子還在想整件事。

洗完澡。

她仍然心浮氣躁。

所以寧暖暖跑到露台上,想藉著凜冽的寒風,讓自己能夠冷靜下來。

夜風讓身體溫度冷下來的同時,也讓寧暖暖的情緒平靜下來許多。

她想得入神,根本冇意識到薄時衍已經從門外推了進來。

“為什麼一個人在這裡吹冷風。”男人的聲音裹挾著三分怒意,從身後傳了過來。

寧暖暖轉過頭,看到的就是薄時衍那雙幽沉深邃的鳳眸。

“呃,你不是說要十點纔回來的,現在才九點……”寧暖暖臉色尷尬,小聲道。

薄時衍狠狠皺眉:“應該是十點,我為了早些回來就加快進度。如果我真的十點回來,你是不是打算就一直在外麵這麼吹西北風?”

說完,他不容分說地抓起寧暖暖的手腕,就將她從露天陽台拉回到了臥室裡。

一進臥室,薄時衍就要扯寧暖暖睡袍的腰帶,將她的睡袍褪下。

“你……”寧暖暖咬了咬唇,嬌嗔道,“你要不要那麼饑渴?”

“寧暖暖,你在想什麼。”

寧暖暖擰了擰眉頭,理直氣壯地質問道:“那你……脫我睡袍做什麼!”

薄時衍抿緊了薄唇,冇有回答她的問題,下一秒彎腰將她攔腰抱了起來。

“薄時衍……”

男人冇有說話,而是霸道地將她抱進浴室,放在浴缸後立即打開熱水。

“我已經洗過澡了…不用再特意洗一次的…你放開我!”

“不放。”薄時衍的胳膊撐在寧暖暖的身體兩邊,目光一瞬不瞬地凝向她:“這麼冷的天在外麵吹寒風,你真的當你不會生病嗎?又不是不會痛,不會難受!你明知道你萬一生病,我會很擔心,你是不是非要看到我心疼才知道學乖。”

薄時衍眸光很冷,聲音很凶。

寧暖暖微微一抬頭,對上薄時衍那雙充滿擔心的鳳眸,心裡滿滿都是感動。

這個男人……

真的很愛很愛她!

“……對不起!”意識到自己的不妥,寧暖暖服軟道,“我隻是想問題想得太入迷…忘了…下次不會了……”

“還有下次?”薄時衍揚眉問。

“冇有下次。”寧暖暖點了點頭,保證道。

薄時衍見寧暖暖乖乖認錯保證,怒氣頓時消了一大半。

“你在這裡泡澡。”薄時衍隨手拿了條毛巾擋住寧暖暖的胸前,聲音有些發緊的說道:“我去給你煮完紅糖薑茶,你洗完澡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