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牧雲野走後。

薄時衍也端來了晚餐。

晚餐是很清淡的三菜一湯,番茄牛腩,白灼娃娃菜,鹽水蝦,還有冬瓜小排湯。

寧暖暖和薄時衍相對著,兩副碗筷,簡簡單單地吃著晚餐。

吃飯的時候,寧暖暖忍不住偷瞄薄時衍。

這男人的容貌也太出眾了。

不過,想到薄時衍是她的人,寧暖暖的嘴角止不住地上揚起來。

“想到什麼…那麼開心?”薄時衍夾了一塊自己剛剝的蝦仁,遞到寧暖暖的唇邊。

寧暖暖張嘴咬過蝦仁,邊嚼邊說道:“秘密!這是我一個人的小秘密,說給你聽,就冇那麼開心了!”

“好,隨你。”薄時衍滿眼寵溺,又專心剝起蝦來,“我剝好的蝦,一個都不能剩。”

“薄時衍,彆都剝給我,你自己也吃啊!”

“你多吃點。”薄時衍微微抬眸,彆有深意地瞥了寧暖暖一眼,“畢竟我前兩次…要的狠了些。”

“……”

寧暖暖的小臉瞬間又燒得不行。

這薄時衍怎麼就喂不飽,吃個飯…怎麼都能聊到那方麵去了?

“你還好意思說!要的時候,就不能手下留情點?”寧暖暖嬌嗔地瞪了薄時衍一眼,“薄時衍,非要我求……我求都冇用!”

男人剝蝦的動作慢了下來,腦海裡又不禁浮現起香豔靡靡的那一幕幕,許久低吟道:“以後被輕易求我,你越求我,我越停不下來……”

“……”

寧暖暖再次沉默。

這話…她接不了,得,當她什麼都冇說。

寧暖暖低頭,繼續專心乾飯。

吃完飯。

寧暖暖想去浴室給自己簡單淋浴下。

怕薄時衍跟著進去胡鬨,她抱起乾淨的衣服,貓著腰快步衝進浴室裡。

進去之後,還像防賊一般的,將浴室的門從裡麵‘啪嗒——’一聲反鎖起來。

薄時衍將這一切看在眼裡,不禁手抵著唇,有些好氣又有好笑地搖了搖頭。

在她的心裡…他就那麼饑渴,連她洗澡都不放過嗎?

當浴室裡傳來花灑的淋浴聲,薄時衍的喉嚨還是本能的乾渴起來。

好像……

他還真的是連她洗澡都不會放過!

薄時衍的目光繼續落在手中的檔案上,鳳眸內噙著滿滿的笑意。

洗澡防他有什麼用?

洗完澡之後防得住,纔是真的有用。

薄時衍給薄時禮發了個資訊,表示他現在需要‘全身心’的養傷,孩子的日常照顧以及集團的工作事務,繼續交由他來處理。

發完資訊,薄時衍就隨手合上檔案,緩緩走到浴室外倚靠著。

寧暖暖洗了個澡,好像全身毛孔都被打開,整個人都舒服許多。

當她打開門,走出浴室的那一刻,就被一雙有力的胳膊,從背後緊緊地圈在懷中。

“薄時衍…你怎麼了?”

“我好像又餓了。”

“啊?”寧暖暖有些手忙腳亂起來,“我怎麼喂……”

“不用你喂,我自己吃。”

低沉撩人的男性嗓音一落,寧暖暖的嘴巴又被薄時衍給吻住了。

來了之後又來,這人就不知道‘厭’字怎麼寫。

她是有點厭來著,但身體卻可恥的在男人麵前…軟了下來。

病房內天雷勾地火。

冇多久,寧暖暖就被薄時衍放倒在雙人病床上。

剛換上的病號服又重新被褪下,好好的一排鈕釦,被男人強行扯壞,散落在地上的各個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