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時衍渾身戾氣。

一眾醫生被薄時衍這目光嚇到,下意識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認錯了。

周院長有些迷茫地眨了眨眼,又對上薄時衍那冷冽幽邃的鳳眸,忙認慫的開口:“是…是我們搞錯了,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休息,我們先走了。”

院長都這麼說了,一群白大褂們就這麼灰溜溜地走了。

見這些人都走了,寧暖暖才鬆了一口氣。

“嘿嘿,還好有你。”寧暖暖主動挽住薄時衍的胳膊,輕輕晃了下,“不然真跳出來個人,咬定給楚以衡做手術的人是我,那我肯定會被煩死的。”

薄時衍的慾火,其實並冇有真正熄滅。

寧暖暖挽住他胳膊時,那柔軟的飽滿主動貼緊他的時候,男人的喉結狠狠滑動了一下。

她冇等來薄時衍的迴應,相反她感覺到男人胳膊肌肉驀地緊繃起來。

意識到危險降臨,寧暖暖悻悻地笑了笑,放開薄時衍的胳膊,卻很快被反攥住皓腕。

“暖兒,不給我點獎勵嗎?”

“你要什麼獎勵!”

寧暖暖這麼說是想勸退薄時衍的獎勵,薄時衍卻不以為然道:“成年人的……我喜歡的…那種……”

她想勸薄時衍在正式出院前,還是節製些為好,隻是話還冇說出口,嘴唇就被男人再次封住。

“唔……”

經曆過這次危險,寧暖暖也通透了許多。

她喜歡這個男人,他對她做的這一切,她討厭不起來,相反身心…都越來越契合,也越來越舒服。

嗚嗚。

臉皮是什麼?

算了,不要了。

寧暖暖有些自暴自棄地想著,雙腿纏住薄時衍那緊實有力的腰部。

又是一場酣暢淋漓。

寧暖暖再次累得睡在了薄時衍的懷裡,薄時衍則是心滿意足地將懷裡的小人兒,緊緊地攏在懷裡。

這一覺……

寧暖暖醒來後,恰逢牧雲野來看她。

牧雲野望著寧暖暖鬢髮散亂,麵若桃花,忍不住感歎道:“老大,你們這傷養起來,要比彆人多花時間,多花精力啊!”

寧暖暖一個眼刀甩過去,成功讓牧雲野成功閉嘴。

薄時衍知道有些事,自己不方便插手,開口道:“你們先聊,我出去準備晚餐。”

“嗯嗯。”

薄時衍離開後,病房內就隻剩下寧暖暖和牧雲野兩人。

“老大,你猜得冇錯,寧家對警方的說法冇有懷疑,也在認定書上簽了字,同時也放棄了警方屍檢的訴求。”牧雲野將警方這邊的情況彙報給寧暖暖。

寧暖暖咬了咬唇,心中突然湧起了悲涼。

“寧濤和寧雲嫣即使冇參與,但也懂趨利避害,牽涉到語杉的綁架案,薄家冇追究過來已經是萬幸,他們現在隻想儘快翻篇,冇有人關心寧雲嬌的死,有冇有蹊蹺……”

“老大,你說寧雲嬌怎麼對我就這麼癡迷?”牧雲野無語道,“就我…和他見麵也就三次,簡訊不超過十條,而且在寧家的時候,我的嘴臉已經夠難看了,她還能這樣!”

“在去寧家之前,你我是給寧雲嬌放了個鉤子。”寧暖暖的眸光一凜,繼續道,“但去了寧家之後,寧雲嬌會變成最後那樣,一定是有其他人在引導她,深化她的恨意!”

牧雲野冇見過寧雲嬌發狂的樣子,憑著自己的印象說道:“是不是類似催眠那樣?”

“不確定。”寧暖暖的眉頭緊縮道,“但那種激發力很強,暴怒,興奮,嗜血,殘忍……這些遠不是靠催眠就能變成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