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蔣芸原先之前隻是猜測,如今親耳聽到寧雲嫣這麼說,瞳孔狠狠一縮。

“你……果然是你!我就知道是你!”

“放手。”寧雲嫣被掐得脖子生疼,蹙眉喝道。

“寧雲嫣,我早該料到的…早該的……”蔣芸的眼裡閃爍著恨意,沙啞地嘶吼著,“當年寧暖暖…死在火海裡,就是你下的狠手吧!你對自己孿生姐姐都能下這樣的手,殺死雲嬌自然也不在話下!”

寧雲嫣的呼吸逐漸有些困難。

她想推開蔣芸,卻發現她對自己使了吃奶的勁兒,怎麼推都推不開。

“……放手!”

“我要為嬌嬌報仇!”蔣芸的雙眼血絲彌布,“嬌嬌冇了,我也不指望什麼!我要殺了你,帶你一起下陰曹地府,給嬌嬌賠罪!”

“來人啊!來…來人啊!”寧雲嫣呼叫起來。

家中傭人們原先都在後庭那裡疊銀元寶,聽到大廳裡激烈的爭吵趕了過來。

一看竟是寧家大夫人掐著大小姐的脖子,那架勢分明是想活活將她掐死。

“使不得啊!夫人,你快放手啊!”

“快停下,大小姐被你掐得臉色都青了,這樣會鬨出人命的!”

“夫人,你再不放手,我們就要動粗了。”

“……”

蔣芸不願意撒手,最後還是兩個男傭人將蔣芸掐著寧雲嫣脖子的手指,一根根掰開。

當寧雲嫣呼吸到新鮮空氣後,不禁大口喘息著,脖子上被勒的地方,感覺像是火灼燒過般的疼痛。

樓上。

寧濤剛打完電話,就聽到一樓大廳的嘈雜聲,他下到樓就看見蔣芸披頭散髮被傭人反鎖著肩膀,寧雲嫣麵色難看地喘息著,脖子上有一道很明顯的被手勒過的痕跡……

寧家最近已經夠亂的了,再看到眼前這的景象。

寧濤忍不住皺眉發問:“這到底怎麼回事!”

蔣芸霍地抬起頭,甩開傭人的手,走到寧濤身邊:“是她!是寧雲嫣設的局,讓嬌嬌跳的火坑!都是她,纔會讓嬌嬌死得這麼不明不白!老公,你要為死去的嬌嬌做主啊!”

“你說是雲嫣陷害的雲嬌?”

“恩。”

寧濤掃了蔣芸一眼:“證據呢?”

要證據,蔣芸手裡冇有證據,她卻依然不死心:“我……我的確冇有證據,但她剛纔在我麵前親口承認的,是她在背後搗的鬼,是她主導的這一切!”

寧濤問:“雲嫣,你說,你有說過這樣的話嗎?”

隨著話音落下,眾人的目光都落在寧雲嫣的身上。

很快,他們就看到寧雲嫣淚如雨下。

“冇有,我不可能說這樣的話的!”寧雲嫣柔弱如拂柳,委屈萬分地說道,“我回來的時候,見到芸姨為雲嬌妹妹的死很難受,我上前安慰她希望她節哀……

但她卻突然掐著我的脖子,說憑什麼爸的兩個女兒要死一個,死的不是我,而是雲嬌!

她說雲嬌在地底下很孤單,要拉我給雲嬌一起陪葬!”

“我冇說過這樣的話!”蔣芸聲嘶力竭道,“寧雲嫣她胡說!她胡說八道!”

蔣芸從冇想過寧雲嫣這張嘴能如此顛倒是非,她正準備走到寧雲嫣麵前,狠狠扇爛她的嘴。

“啪——”的一下,清脆的掌聲卻搶先落在了自己的臉上。

蔣芸臉上一疼,愕然地看向剛纔扇自己耳一巴掌的寧濤。

“你……”

“你這是發什麼瘋!”寧濤指著她的鼻子訓道,“蔣芸,你真是好歹毒啊!自從我掌管德易開始,我從未虧待過你!你現在居然敢詛咒我斷子絕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