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完寧雲嬌的屍體,蔣芸還不願意將手從冰櫃上拿開。

蔣芸披頭散髮,像個瘋婆子般尖叫起來:“我不走!你們放開我!她一個人在這裡很冷,我要在這裡陪她!”

警員見慣了家屬鬨騰的場麵,直接架起蔣芸往外拖。

蔣芸悲傷過度,情緒崩潰,嚎叫了冇幾聲就昏厥過去。

女警員扶著蔣芸到警局醫務室內休息。

寧濤握緊拳頭,悲傷地開口道:“造孽啊!雲嬌還那麼年輕,她人生最美好的生活還冇開始度過,就讓我這個白髮人送黑髮人!”

“爸,你一定要節哀。”寧雲嫣假惺惺地說道,“就算雲嬌不在了,您還有我啊!我是您的親生女兒。我會連著雲嬌份兒,一起孝順您的。”

寧濤原先心情沉重,一聽到寧雲嫣這麼說,心情頓時緩和了許多。

“雲嫣,三個女兒,如今隻剩下你,你一定要爭氣啊!”

寧雲嫣心中隻想冷笑,嘴上卻乖巧地回答道:“爸,你放心,我會的。”

確認寧雲嬌死訊之後,寧濤心中不禁湧起無限的疑惑的恨意。

“是誰殺了雲嬌!”寧濤咬牙切齒道,“敢動我寧濤的寶貝女兒,我要那人血債血償!”

正好負責這起案子的警長,來找寧濤簽字。

寧濤忙握住警長的手,激動不已地開口:“我的女兒昨天還是好好的,今天怎麼會死的?開槍的人到底是誰!是誰這麼殘忍,非要我女兒的命!”

“寧先生,請您冷靜一些。”警長安撫後,繼續說道,“您的女兒寧雲嬌,我們初步調查下來,她涉嫌一起綁架兒童罪。在最後交火中黑吃黑,死在同伴的手裡!”

“怎麼可能?”寧濤聽完後,一臉不可置信,“是不是搞錯了?我女兒怎麼可能會綁架兒童呢?”

警長從資料檔案中抽出一張照片,遞給寧濤。

照片應該是一段道路監控拍下的。

照片上,寧雲嬌用黑色封箱帶,封住副駕駛位置上小女孩的口鼻。

看清薄語杉的小臉,寧濤的臉色狠狠一沉,寧雲嬌綁架的是薄時衍的女兒,自己的外孫女?

寧雲嬌這是瘋了嗎?

“這其中會不會有誤會?”寧濤再三確認道。

“寧先生,像這樣的照片,可不止這一張。”警長建議道,“不過從流程上來說,警方建議對您的女兒做次全麵屍檢,希望您能同意簽字。”

寧濤渾渾噩噩之中,正準備接過簽字筆,在屍檢同意書上簽字。

“警長先生,稍等。”

寧雲嫣將寧濤拉到一邊。

“雲嫣……”

“爸,我現在才知道雲嬌綁的是語杉。”寧雲嫣露出傷心欲絕的神情,“她這不是擺明把我往火裡推?即使薄時衍暫時不願意娶我,但語楓語杉畢竟是他的親骨肉!要是語杉這次真有意外,你讓我怎麼麵對時衍和老爺子?”

寧濤回答不了寧雲嫣這個問題,隻能重重歎氣道:“雲嬌這孩子怎麼這麼糊塗!”

“爸,雲嬌的死,也許不是意外,是薄時衍的人做掉的。”

寶貝女兒死了,寧雲濤咬緊牙關道:“雲嫣,薄時衍他怎麼……”

“你還指望薄時衍手下留情?”寧雲嫣的臉色凝重道,“雲嬌已經死了,不可能再活過來,給薄家的交代已經夠了。你讓警方再這麼查下去,你這是真的要讓薄家的人來逼問你我,雲嬌這個阿姨為什麼要傷害自己的親外甥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