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雲嬌慌亂地說道:“媽,我…我也不知道怎麼會在這裡?”

“嬌嬌,現在收手停下還來得及!”蔣芸察覺到寧雲嬌精神狀態不對,忙安撫道,“放心,一切都有媽在,媽媽就隻有你這麼一個女兒,我會儘一切保護你的。”

“媽…我聽你的。”

“嬌嬌,我現在就來接你回家。”

電話掛斷,寧雲嬌悵然若失地低下頭。

“雲嬌,把語杉給我,好嗎?”寧暖暖一步步走向寧雲嬌,語氣淡淡的,“這隻是一場噩夢,等這場夢醒了,一切都會好的。”

寧雲嬌攥緊了手兒,搖了搖頭,之後卻又點了點頭。

“薄語杉不是我綁來的,我冇有不給你,你要抱就抱走。”

“好,我自己抱。”

寧暖暖舔了舔乾涸到起皮的嘴唇,緩緩走向語杉。

早在接電話的時候,她就覺得電話裡的聲音很熟悉。

當時,她也是在賭,賭打電話過來的人是寧雲嬌。

為了反製寧雲嬌,她才讓牧雲野派人找到蔣芸,讓蔣芸打來這一通電話阻止寧雲嬌。

好在這通電話奏效了,不然語杉在寧雲嬌手裡,她投鼠忌器隻能被牽著鼻子走。

寧暖暖剛要從地上抱起語杉的時候,一個隨從突然開口。

“雲嬌小姐,你現在停下來,照樣都會死!”

寧雲嬌被這句話突然刺激到,喃喃自語起來:“對啊,這些都是我做的!薄家不會放過我的,就算是媽,也不可能救得了我的!”

寧暖暖意識到異變突然發生。

她忙抱起語杉,往外跑去。

跑的時候,她心中隻有一個念頭,絕不能讓語杉受傷!

五年前痛失龍鳳胎,是她一輩子的遺憾。

她很喜歡語杉,喜歡的程度不亞於小熠小烯,她絕不允許自己再經曆這樣的失去了。

她關掉隔間的門,然後踢掉身邊的空油桶,為自己的逃離爭取時間。

但就在這時。

一道身影突然出現,拉住她往外跑。

“誰?”寧暖暖像是隻驚弓之鳥。

“是我。”

拉著她的人,竟然是許久未見的楚以衡。

“楚以衡,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為什麼在這裡不重要?”楚以衡冷然道,“重要的是先安全撤離這裡。”

寧雲嬌找來的兩個隨從,一個還追在寧暖暖和楚以衡身後,另一個卻從腰間拿出一把勃朗寧。

黑黢黢的槍口,正對著薄語杉的腦門。

他是殺手,今晚的獵殺目標就是孩子。

他一直等動手的指令,久久冇有等到,才發現溝通的信號已經被阻斷。

眼下就是動手的好時機。

寧暖暖感覺到狙擊的紅點落在語杉的額頭上,幾乎是這一瞬間,她就明白過來怎麼回事。

行動比腦子更快。

寧暖暖用身體擋住了紅點,微微闔上眼,等待著子彈穿過血肉的疼痛。

“砰——”的一聲,伴隨著一聲刺耳的槍響。

寧暖暖冇有感覺到想象中的絞痛,隻聽到從身後傳來的一聲悶哼。

她回過頭,看到的就是楚以衡為她擋子彈,胸口流血的一幕。

“楚以衡!”

“彆怕,我在。”楚以衡的臉色蒼白道,“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你——”

“想說我瘋了?”楚以衡的身子緩緩滑跪下來,失笑起來,“是啊…從你給了我活的希望開始,我就已經…瘋了!”

那個隨從見自己第一槍冇射中,當機立斷對著寧暖暖開了第二槍。

“砰——”

“不要!”寧暖暖淒厲地呼喊著。

可此時,楚以衡卻像是塊不可轉移的磐石,將寧暖暖和薄語杉緊緊護在懷裡,用身體為她擋去背後襲來的子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