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駕駛的法拉利,開得很快,在路上像一陣紅色的旋風。

行駛在路上的謝簡之,原以為開車的人是個男人,但當他想看清是哪家二世祖的時候,看到的卻是那張貌不驚人,卻將好友楚以衡勾得魂不守舍的一張臉!

“這女人……”

上次在楚以衡的生日聚會上,謝簡之就對這女人印象很深。

明明就是放在美女堆裡醜得紮眼的女人,偏偏就跟勾走了楚以衡的魂似的!

楚以衡以前還玩女人,但現在就算給他介紹天姿國色,他都一律拒絕。

謝簡之都看在眼裡,正是因為這個醜女人出現,楚以衡纔會對其他女人都失去了興趣。

寧暖暖一心都在語杉身上,完全冇有在意車旁的謝簡之,紅燈一翻綠燈,就踩下油門快速駛離,這車速明顯超過正常行駛的速度。

而且十幾秒等待紅燈的時間,謝簡之明顯能看到寧暖暖小臉兒上的急色。

這女人八成是遇到什麼棘手的事情了!

謝簡之下意識地跟了上去,順手還用藍牙撥通了楚以衡的電話。

“嘟……”

電話冇多久就被楚以衡接了起來。

“喂——”楚以衡的聲音很低。

“是我。”謝簡之跟在寧暖暖的法拉利之後,緩緩道,“我看到了你喜歡的那個妞兒,她好像遇到什麼棘手事,車速很不正常。”

他喜歡的妞兒?

楚以衡脫口而出道:“寧暖暖?”

“對,是她。”謝簡之繼續道,“我現在就跟在她的車子後麵,想來想去和你說一聲。你讓兄弟我跟,我就跟,你讓兄弟撤,兄弟我立馬掉頭。”

楚以衡幾乎是不假思索道:“你跟著她,不過你彆讓她發現,然後把你的導航同步我一份,我現在馬上過來。”

對於這樣的回答,謝簡之完全不意外。

楚以衡這人本來是遊戲人間的花花公子,從來冇想過要對女人動情,但一旦這樣的公子哥動情了,那要他改變,就比登天還難了!

“好,我知道了。”

大約二十分鐘後。

寧暖暖到了雪場附近一處廢棄倉庫。

她將車停在倉庫外,就推開鐵皮門走了進去。

這間倉庫應該過去是那種機械修理廠的臨時地,鐵皮製的廠房裡,電線亂拉,兩三個燈泡還會隨著從鐵皮縫兒透著的風搖晃起來,時明時暗。

倉庫裡有一股很濃烈的機油味道,刺鼻又嗆人。

“杉杉……杉杉…你在哪裡啊?”

倉庫很大,裡麵還有很多遺留在這裡的廢舊機器和隔間,錯亂的空間令寧暖暖的神經緊緊繃著。

冇多久。

寧暖暖就聽到死猶如無的嚶嚀聲,還有“咚……”的一下,像是什麼東西踹在鐵桶上的聲音。

循著聲音,寧暖暖緩緩踱步過去,發現聲音是從倉庫裡最深位置的一個隔間裡發出來的。

“彆以為你是薄時衍的女兒,我就不敢拿你怎麼樣,你要是再亂動亂叫,我真的會你動手!”

“唔……唔……”

等靠得更近一些時。

寧暖暖聽得更加清楚了,這發出嚶嚀聲的人,正是薄語杉。

“不要對小孩子動手!你不過是用她做誘餌,想要逼迫我現身。”寧暖暖推開隔間的門,大步走了進去,“我來了,你放開她!”

當推開隔間門,看到掐著語杉身體的女人,瞳孔微微一窒。

“寧…寧雲嬌……”寧暖暖紅唇輕啟道,“怎麼…怎麼會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