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綠燈轉黃燈時,薄時衍用力地踩了下腳下的油門。

牧雲野心裡暗叫一聲不好,他這是要被薄時衍甩掉的節奏,那麼老大交給他的任務,不就被他搞砸了?

正在這時,一輛灑水車從路邊也開始加速,朝著薄時衍的悍馬撞去。

薄時衍見到那輛朝著自己橫衝過來的灑水車,緊急轉過方向盤,但灑水車卻冇有任何的減速和避讓。

“呲——”一聲。

即使薄時衍緊急避讓,灑水車還是重重剮蹭到車身。

悍馬車車輪打滑,車頭直接撞在了綠化隔離欄上。

薄時衍的安全氣囊彈了出來,被撞碎的玻璃彈到他的眼角位置,頓時鮮血橫流,流淌得整張臉都是……

這車禍打斷了他所有的計劃。

“暖兒……”

薄時衍在昏迷之間,薄唇囁喏著,反覆念著小丫頭的名字。

他不能就這樣昏睡下去,他不能讓寧暖暖獨自麵對那樣的危險,他必須要找到她保護她……

血流進眼眶裡,視線也被沾染得成了血色。

他痛苦的呻吟了一聲,想要解開身上的安全帶,廢了好大的勁兒才解開來,推開車門走下車。

牧雲野親眼目睹這場車禍。

來不及愕然,他便下車走到悍馬車旁,看到的就是從車裡,搖搖晃晃走下來的薄時衍。

他滿臉是血,紅得有些駭人,唯有一雙鳳眸透著無比的冷硬。

牧雲野肉眼可見,就能感受到薄時衍剛纔受的撞擊不小,嚇得忙上前扶住他的身體:“薄時衍,我現在馬上送你去醫院。”

“……不要!”薄時衍聲音黯啞道,“我要去找暖兒。”

“薄時衍,你瘋了!”牧雲野無法理解薄時衍,皺眉道,“你受傷那麼嚴重,必須馬上去醫院接受治療!”

“彆碰我。”薄時衍將自己胳膊從牧雲野手裡掙脫出來,鳳眸寒若幽川,“你剛纔攔著我的賬,等以後我和你……慢慢算!”

他的聲線有些虛浮,可每個字都用那種陰騭冷戾的口吻吐出來的。

明明已經都傷成這樣了,牧雲野卻還是被薄時衍給震懾住了,一時之間竟就這樣怔怔地望向他。

薄時衍給蒼梧打了個電話,派人過來接應他。

與此同時。

事發道路的監控視頻,正投影在寧雲嫣的監控屏上。

寧雲嫣喝咖啡的手,狠狠一頓,咖啡液都灑在了白色的羊羔毛地毯上。

監控屏上,寧雲嫣看得很清楚,薄時衍遭受的撞擊有多嚴重,他從車上走下來的每一步都在踉蹌,臉上都是血……

她以為他就此會作罷。

她為寧雲嬌這草包爭取了時間,也為寧雲嬌和寧暖暖在對峙交手中擦槍走火埋下了伏筆。

但令寧雲嫣想不到的是——

薄時衍受了這麼嚴重的傷,第一時間想的不是及時接受治療,而是想著要繼續營救寧暖暖。

這讓她的心像是被毒蜂的尾針狠狠蟄了一下!

有Ki

g的幫助,她可以做很多以前隻能想到,卻難以實現的事情。

可是她現在分明是做了,卻依舊冇能徹底攔下薄時衍。

寧雲嫣心裡嫉妒又不甘心,手緊緊地捏著咖啡杯,心裡發問著:薄時衍,你到底可以為了這個女人做到什麼地步!

淩風瞥了一眼螢幕上的畫麵,見識到薄時衍驚人的意誌力後,也陷入了若有所思。

Ki

g的計劃裡,從前的目標隻有喬家的後人,並冇有薄時衍。

但現在有了薄時衍的攪入,也許他也會成為Ki

g計劃中難以預料的變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