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啊。”電話裡的女人冇有否認,相反聲音尖銳道,“不過你的寶貝能不能安然無恙,就看你這個做後媽的,願不願意為她付出了?”

寧暖暖現在能肯定的是……

這個女人抓走語杉的目的,不是衝著薄時衍,而是衝著自己而來的。

“我願意,你告訴我,我要做什麼?”寧暖暖毫不猶豫地回答道。

“我給你一個地址,你到這個地方來找我,隻能是你一個人來,如果是你讓我發現你讓薄時衍或者你的人跟在你的身邊,那我就直接撕掉你的小寶貝……”

女人說得很慢卻很猖狂,扭曲的聲線聽起來跟巫婆似的。

“到時候薄語杉因你而死,你覺得你和薄時衍之間……還能和好如初嗎?所以你一個人來,彆讓我失望,也彆讓你自己後悔!”

說完這番話,女人就掛斷了電話。

這個女人還真是喪心病狂!

除了語杉比語楓小熠小烯他們好下手之外,更因為如果語杉有好歹,除了她對薄時衍會心生愧疚以外,即使是薄時衍,也不可能毫無芥蒂地再和她在一起!

傷口上的疼,讓她頭腦保持清醒。

寧暖暖顧不上給自己手臂上的傷止血,從位置上站了起來,就往總裁辦公室外走去。

牧雲野安排完人手後,正好與寧暖暖遇上,他第一眼就看到寧暖暖胳膊上的傷口,不禁狠狠皺起眉頭來:“老大,你的手是怎麼了?我馬上給你處理傷口!”

“不用,我自己劃的,故意的。”

在牧雲野的瞠目結舌之下,寧暖暖又冷冷地開口道,“抓走語杉的人剛纔聯絡我了,讓我和她單獨見一麵,誰都不能帶,薄時衍是,你也是。”

“你一個人赴約,不是擺明要你送死?”

“恩。”

寧暖暖不傻,知道語杉隻是誘餌,那瘋女人的目標就是自己,她去等於送死,但為了語杉,就算是送死,也得試一試。

“老大,你——”

“彆那麼悲觀。”寧暖暖揚了揚唇角,“人都是有軟肋的,對方也有。我不確定對方是不是我猜的那個人…但現在隻能賭一把了,我要你幫我做兩件事情,每一件都很關鍵,絕不能出錯。

第一件,我這邊收到訊息,就算我不特意打電話,孩子們也會告訴他。以他的脾氣,絕對會跟著我。你一定幫我攔住薄時衍,他和他的人都厲害,但交手中我怕傷到語杉。”

要他攔薄時衍,這個任務跟啃硬骨頭冇兩樣,弄不好在攔的過程中,他還可能被薄時衍誤傷。

但牧雲野懂寧暖暖,縱使知道任務艱钜,還是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

“第二件就是……”

牧雲野聽完之後,臉色徹底凝重起來。

第二件事,比第一件事簡單些,但這卻關係著這場計劃最為至關重要的一環。

“把你的車鑰匙給我。”

接過牧雲野遞過來的車鑰匙,寧暖暖下樓取走紅色的法拉利,踩下油門,跑車就在道路上疾馳起來。

寧暖暖到底懂薄時衍。

薄時衍在開會中收到薄語楓的電話,知道語杉失蹤的訊息。

他第一時間聯絡寧暖暖,但發現在撥通了幾秒之後,自己的電話就被掛斷了。

他從會議桌上的首位上站了起來,又給寧暖暖撥了好幾通電話,卻無一例外都被掛斷。

打到第五通電話的時候,薄時衍直接聽見電話裡機械且空洞的掛斷音。

不用想!

寧暖暖這次不僅不接他的電話,還直接將他拉進了……黑名單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