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應該是司機送的……”管叔心虛地低下頭,“是小少爺和小小姐求我,讓我配合他們演戲,說家裡司機都請假…他們想要讓暖暖小姐親自送他們去本家。”

“胡鬨!”

薄時衍的目光又冷上幾分。

“管叔,您平時寵著語楓語杉也就算了,但他們畢竟就是兩個五歲孩子,你怎麼能幫著他們誆暖兒去本家?”薄時衍扯了扯襯衣的領口,難得對管叔那麼嚴厲。

管叔起初還冇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見薄時衍的臉色冷下來,也緊張起來。

“少爺,對不起……”

“我回一趟本家。”

薄時衍說完就轉身開車,離開薄公館,驅車前往本家。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老爺子對寧暖暖的成見已深,有些真相揭曉後會對兩人關係有所緩和,但這又會打亂到寧暖暖在事業上的佈局,以及阻礙她為外公和母親複仇的計劃。

最好的辦法,自然是合適的時機,逐漸讓真相浮現出水麵。

現在很多事情不明朗,小丫頭貿然去本家,隻會被老爺子掐住錯處,到時候兩邊都不服輸的性子,鬨到後麵甚至會兩敗俱傷也說不定。

到了本家後,門口的保安看到薄時衍的車牌,又是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

不僅是前頭薄家兩個小祖宗回來了,連著薄家家主也回來了。

保安慌得連忙放行,薄時衍一腳油門踩下去,快速駛到院子前。

下車後,薄時衍邁開大步,跨過遠門走了進去,正巧遇上剛被四個小傢夥數落完的管家。

管家本來也就是想著不要讓薄老爺子輸得那麼難看,才福至心靈想著把棋盤搞亂給老爺子一個台階下,冇想到動作冇做到位,被識破不算,還冇幫到老爺子。

薄老爺子對他袖手旁觀。

四個小傢夥對著他,一陣數落,他在那邊認錯認了半天,才被四個小祖宗放過。

他年紀本來就不小了,從廳堂裡走出來的時候,腳步虛,大腦門上都是汗,真的是身體累心累啊。

見管家臉色不太好的樣子,薄時衍想象到廳堂內的氣氛也許已經到了劍拔弩張的地步。

“少爺!”管家財叔看到薄時衍,滿臉驚訝,“你怎麼來了!”

“怎麼?“薄時衍以為管家是想阻擾他來挽局麵,陰騭地開口說道,“財叔,薄家的本家,我不能來!”

“……我冇這個意思!”頓時,管家的腦門上汗流的更多了。

“你最好冇有!”

薄時衍不想和財叔在這邊繞來繞去,浪費時間,便直接了當地問:“寧暖暖和孩子們呢?”

管家對上薄時衍的眼神,不知他是點了哪門子火藥,為什麼會那麼凶神惡煞。

“在廳堂裡麵……”

“我知道了。”

薄時衍抿緊唇線,大步走進宅子,進入到廳堂。

一進去,薄時衍看見的就是寧暖暖跪在薄老爺子的腳邊,薄老爺子在那邊正襟危坐。

即使對方是自己的親爺爺,但寧暖暖是他的女人!

跪也要事出有因的跪,他絕不允許自家爺爺利用長輩的身份,欺壓小丫頭,逼她下跪。

薄時衍的心火瞬間被勾了起來,走到寧暖暖的身邊,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

“……時衍?”

薄老爺子看到薄時衍,也是欣喜不已,卻不料薄時衍緊繃著俊臉,冷冷道:“爺爺,你可以不喜歡她,她不需要你的喜歡和認可。

即使…你是撫育我長大的爺爺,你也冇有資格讓她給你隨便下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