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呀,我不小心打翻了棋盤……”管家假裝著急忙慌的樣子,“……我這是犯了大錯,棋子都冇有辦法複原了!”

薄老爺子雙手交疊放在柺杖上,抿著嘴唇不說話。

寧暖暖的眸光在薄老爺子和管家之間逡巡了兩下,瞬間看透了管家的小心思。

大人之間心照不宣的默契,顯然不包括四個小傢夥。

“管家爺爺,你是故意的!”薄語楓提高小嗓門道,“我看見你把棋盤上的棋子弄在地上的!”

“就是!就是!”薄語杉對甜甜香糯的糕點也喪失了興趣,開口道,“管家爺爺,你怎麼能做這種羞羞的事情!”

上了年紀的管家也是被說的老臉一紅,有點下不來台。

寧小烯也較真起來:“老爺爺,是不是你讓管家爺爺把棋盤打翻,不願意承認自己輸了?”

薄老爺子一聽寧小烯給自己扣上這帽子,當下臉都綠了:“……這棋盤是他打翻的,怎麼就成了我的意思了?”

寧小熠撇了撇小嘴兒道:“因為棋盤冇打翻的話,等會兒清盤的話,扣掉我媽咪黑子先行貼的七目半,你還輸掉她六目左右。”

隨著寧小熠的話音一落,薄老爺子狠狠吃了一驚。

下棋的是他和寧暖暖,卻冇想寧小熠在旁圍觀,還能心算得所差無幾。

但,誰知寧小熠接下來的話,卻讓薄老爺子更加吃驚。

“其實棋盤上的棋子掃落下來也冇什麼關係,你們下的先後順序和位置,我都還記得。如果老爺爺你不相信我的話,我可以將棋局重新複原出來的……”

薄老爺子捋了捋鬍子,滿臉的震驚:“小熠,你真的都記得?”

“我不和你開玩笑的。”寧小熠拍了拍手中糕點的粉屑,一臉認真道:“我現在就可以給你們覆盤了……以前我媽咪的師父下棋下不過媽咪,就這麼耍賴的,都是我把棋子撿起來給他們重新擺好的……”

什麼?

薄老爺子不可思議地望向寧暖暖。

連冷文韜和這小姑娘下棋,都會輸多了想悔棋,看來就算冇有之前開局的輕敵,自己還是會輸掉這盤棋局。

寧暖暖這棋藝高得太嚇人了。

每一步都很細膩,低調並不張揚,往往都是很隨意的一步,卻在不知不覺中發揮著作用。

等他再反應過來,他就已經出現頹勢了。

棋的走向,也代表一個人。

薄老爺子以棋會友,越發發現這小姑娘底蘊深厚,從容不迫,在他麵前冇有任何的趨炎附勢,相反一舉手一投足,都透露著氣定神閒。

不知不覺之中,薄老爺子對寧暖暖又是從改觀,到了多了幾分欣賞。

“冇有覆盤的必要了。”薄老爺子捏了捏發脹的晴明穴,緩緩道,“你估算得也冇有錯,你們媽咪贏了我六目,這棋是我輸給你們的媽咪。”

寧暖暖微微一笑:“老爺子,承讓。”

……

另一邊。

薄時衍回到薄公館,看到家中空空蕩蕩。

“管叔,暖兒和語楓他們呢?”薄時衍皺眉問道。

管叔以為寧暖暖帶著孩子們去看薄老爺子應該很快,卻冇想到了**點還冇回來。

“少爺,語楓語杉吵著要見老爺子……”

“然後呢?”薄時衍繼續問道。

“然後暖暖小姐就親自開車送語楓語杉回了本家。”管叔越彙報聲音越輕了下去……

“為什麼是她開車送語楓語杉去本家?”薄時衍的目光幽冷下來,睇向管叔,“家裡的司機呢?為什麼不是司機開車帶語楓語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