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個小寶貝,每個都那麼優秀那麼可愛,讓薄老爺子實在心生歡喜呐!

“給孩子們準備點糖果,冰激淩,糕點……”薄老爺子對著管家吩咐,管家忙不迭地安排。

隔一代就夠親的了,隔著兩代更是夠夠了。

寧暖暖不太能理解這種對小孩子無底線的溺愛,堅持地說道:“老爺子,語楓語杉他們還小,如果吃很多這種甜食不僅會胖,還容易長蛀牙,對他們身體不好。”

“孩子喜歡開心就好,他們開心我就開心。”薄老爺子**道,“平時你管著他們,我也看不見,現在他們在我這裡,我肯定要寵著他們,隻要吃的下,就讓他們吃的開心。”

這……

寧暖暖真的很想理論,可看到老爺子那種興奮到老臉紅彤彤的狀態,她還是冇忍心再爭下去。

當薄老爺子轉過身去準備棋盤時,寧暖暖指了指四個小傢夥,用眼神示意他們待會兒吃的時候悠著點。

四個小傢夥可都是機靈鬼,馬上會意。

不稍一會,糖果糕點準備就位,棋盤也準備好了。

薄語楓薄語杉寧小熠寧小烯四個人中隻有寧小熠會圍棋。

薄語杉吃著核桃酥,含糊的說道:“……我們太爺爺…下圍棋…還是很厲害很厲害的…媽咪不會輸得很慘吧?”

薄語楓在旁邊吃著驢打滾,一臉不以為然:“冇事!大不了等暖暖媽咪落下風的時候,我上去把棋盤搞亂就行了…這樣太爺爺也就贏不了,到時候他也自然說不出什麼難聽的話!”

寧小烯知道些自家媽咪的實力,但冇寧小熠清楚。

“弟弟,和他們說說媽咪什麼段位的?”

寧小熠憋著聲音,小聲道:“你們就不用擔心媽咪了…我們四個就專心吃糕點看戲就行了,到時候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於是乎,四個小傢夥就一邊專心地吃糕點,一邊專心地看寧暖暖和薄老爺子下棋。

棋盤前。

按理來說,該是猜子的單雙數,定誰執黑棋。

當寧暖暖剛要抓子給薄老爺子猜的時候,薄老爺子直接擺了擺手,開口道:“不用那麼麻煩,我讓你一下,你執黑子,你先落子。”

寧暖暖知老爺子是對她的棋藝不看好纔會如此。

她也不辯解,莞爾一笑道:“既然老爺子這麼說了,那我就執黑子先行了。”

“恩,你先吧。”

寧暖暖拿起黑子,沉思片刻後,就開始在棋盤上落下第一顆黑子。

寧暖暖落完之後,薄老爺子也馬上跟著落下白子。

時間一分一秒在流失。

棋盤上的黑子白子月落越多。

寧暖暖落子的速度,每一步與每一步之間相差無幾,但薄老爺子落子思考的速度卻越來越長。

隨之思考時間在拉長,薄老爺子的眉頭也皺得更加緊,這棋起先下的時候還比較普通,可越下越發現這棋局藏得太深,之前寧暖暖很隨意下的一步,卻在後麵的局勢裡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薄老爺子不想承認自己技不如人,憋著個勁兒繼續和寧暖暖僵持著。

在老爺子思考時,寧暖暖也不說話打擾,隻是淡淡地喝著茶,再吃上兩口酥點。

到棋局快要收官的時候,薄老爺子一心想要逆風翻盤,卻被這種心態打擾,反而失掉更多的目數。

薄老爺子不醉酒不醉煙,卻醉棋。

雖說他上來就對寧暖暖輕敵,冇好好下開局是真的,但後麵卻輸成這樣,卻完全是在意料之外。

老爺子一向以‘棋博士’自居,現在卻輸得滿盤皆輸,這老臉實在掛不住。

管家也看出自家老主子鬱悶,上前給薄老爺子倒茶時,故意將棋盤上的棋子全部掃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