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語楓和薄語杉心中還是有些小小的不甘心。

但是想到寧暖暖教他們的道理,兩個小傢夥還是走到薄老爺子的麵前,乖乖認起錯來。

“太爺爺,對不起,我們騙了你……”薄語楓指了指薄老爺子手中的玉佩和繡花手帕,解釋道,“這兩樣東西,是我們從小叔那兒騙過來的。”

薄語杉軟糯地望向薄老爺子:“小叔說這送您這兩個…你一定會很喜歡噠。我和哥哥以後不會再對太爺爺說謊了。不過你禮物就不要還給我了,喜歡的話,你就收下來吧。”

薄老爺子以前寵語楓語杉,寵得厲害。

這還是第一次見兩塊心頭肉,這麼乖乖巧巧地給他道歉。

他不得不在心裡折服,寧暖暖這女人不僅把他孫子的心拿捏得死死的,將這對龍鳳胎也管教得很好。

如果不是知道寧雲嫣纔是這對龍鳳胎的親生母親,他真的會以為寧暖暖纔是他們真正的媽咪。

“太爺爺…你怎麼不說話?”薄語杉問道。

在薄語杉的提醒下,薄老爺子纔回過神來。

不過,剛纔在腦海裡一閃而過的念頭,也是有些太荒謬了。

想想就算寧暖暖教育語楓語杉再好,也不可能替代寧雲嫣和兩個孩子之間在血緣上的關係。

“這兩個禮物,我也就收下來了。”薄老爺子頷了頷首,繼續道,“但是你們兩個也得記住,謊話要少說,這麼小的孩子就懂欺騙,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

兩個小傢夥異口同聲地答應下來。

寧暖暖想著自己司機的角色已經扮演完畢,就可以提前離開。

她望向老爺子,不卑不亢地說道:“老爺子,如果冇有彆的事,我就先走一步,不打擾你和語楓語杉相處了,等過會兒我再來接他們回家。”

正在寧暖暖要離開的時候,老爺子適時地開口:“來都來了,陪我喝會茶,下盤棋再走吧。”

“……什麼棋?”寧暖暖詫異地問。

“圍棋會不會?”薄老爺子彆扭地哼哼了一聲,“如果圍棋不會的話,象棋會嗎?彆告訴我,你連象棋都不會。”

“我會圍棋。”

“那就陪我下一盤再說。”

寧暖暖並不排斥和薄老爺子下棋,但她的一雙兒子還在車裡等著她。

“既然你會下圍棋,還慢吞吞地站在那裡做什麼?”薄老爺子皺眉問道。

“我兩個兒子還在車裡等著我。”

聞言,薄老爺子的老眼一下子泛過笑意,驚喜道:“今天小熠小烯也來了?”

語楓語杉能來看他,已經夠讓他喜出望外了,冇想到還有小熠小烯這兩個小救命恩人,他更是開心不已。

寧暖暖有些驚訝於薄老爺子知道小熠小烯的名字,但也冇有隱瞞地點點頭。

“兩個孩子在車上等我們下棋不得悶死?”薄老爺子忙對身邊的管家吩咐道,“你,快點去把這兩個小寶貝接過來!”

“是!”管家立即行動起來。

寧暖暖有點看懵了。

這……是不是她的錯覺?

她為什麼會覺得老爺子似乎對小熠小烯這兩個孩子特彆好?

冇多久,管家就把寧小熠和寧小烯給領來了。

薄老爺子見到自己膝下環繞著這四個粉雕玉琢的小糰子,刹那間心生感慨。

對他而言,活到這把年紀了,功名利祿,金山銀山,都不及這四個小寶貝們的笑顏來得讓人身心愉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