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文韜好不容易下山來一趟帝都。

他不止是來看寧暖暖的,還是來看寧小熠和寧小烯這對小活寶的。

與兩個小傢夥約了時間之後,冷文韜就拎著大包山上土特產去見他心心念唸的兩個孩子。

約的地址在一家快餐店。

這個地點倒不是寧小熠和寧小烯選的,倒是冷文韜選的。

他在山上跟著杜月嬌粗茶淡飯,倒不是嫌棄老太太手藝不佳,而是天天無糖寡油這麼吃著,老爺子難得來趟大都市,自然要吃點刺激點的,快樂點的炸薯條和冰闊樂。

到了快餐店後,寧小熠和寧小烯早就到了。

除了他們之外,他們身邊還有兩個粉雕玉琢的小糰子,分彆是薄語楓和薄語杉。

冷文韜以為自己老花眼看錯了,慢吞吞地走過去。

寧小熠見冷文韜走得太慢了,忙不迭朝著他揮了揮手,示意他快些:“冷爺爺,這邊!我和哥哥在這邊!”

冷文韜走到寧小熠和寧小烯身邊,放下手中沉甸甸的山上特產,瞧了瞧薄語楓,又瞅了瞅薄語杉。

“這兩位小朋友……”

“冷爺爺,他們是我後爸的兒子和女兒。”寧小烯挺起胸脯,驕傲地介紹道,“對了,你還冇見過我後爸吧!

我和小熠的後爸是個很好的男人,他把媽咪照顧得很好,我和弟弟對他都很滿意的。”

寧小熠點頭附和道:“哥哥說的對!他可比我們那個流氓親爹強了一萬倍了!”

冷文韜眯了眯老眼,半天後他悟了。

“你們說的後爸……”冷文韜試探性地問道,“是薄時衍嗎?”

“是噠!”

“是噠!”

寧小熠和寧小烯異口同聲地回答道。

冷文韜早就聽說薄時衍五年前有一對龍鳳胎,但因為他隱居在山上,遲遲冇有機會看見,現在可好,不僅見到小烯小熠這對小寶貝,還能見到這對龍鳳胎寶貝,簡直是賺到了!

冷文韜本就喜歡小孩子,奈何他的孫子沉醉事業,他到現在連個孫媳婦都冇有。

當時在山上,他和杜月嬌就是把小熠和小烯當成兩個小曾孫來看的。

現在兩個變四個,冷文韜更是耐不住心中的激動,對薄語杉和薄語楓張開胳膊。

“……讓冷爺爺抱抱!”

薄語楓和薄語杉麵麵相覷了一眼,都冇有主動伸手,大眼忽閃的打量著眼前的白髮老頭。

冷文韜抱了個空,隻好尷尬地摸了摸鼻子道:“你們就是薄時衍的孩子,叫語楓?語杉吧?”

“你怎麼知道?”薄語楓揚了揚眉,有些驚訝。

“對啊!冷爺爺,你是怎麼知道?”寧小熠和寧小烯也是吃了一驚。

“因為我除了是你們媽咪的師父。”冷文韜自豪地介紹道,“也是你們爹地的師父!你們就冇聽你們爹地提過,他有位在高山上隱居的師父?”

這麼一提,薄語楓和薄語杉有點印象。

“你真的是我們爹地師父?”薄語杉拽了拽冷文韜的衣襬,糯糯地問。

“真的,我騙你們兩個小娃娃做什麼?”冷文韜怕解釋不清,隻能換種方法解釋,“再說,我是暖暖這丫頭的師父,這點總不能是假的吧?小熠小烯是可以為我證明的。”

“冷爺爺確實是媽咪的老師!”寧小熠點頭。

“我和弟弟小時候還跟媽咪與冷爺爺杜奶奶生活過一段日子。”寧小烯認認真真補充道,“媽咪和我們提過,雖然他老不著調了些,但在醫術和經商方麵還厲害,說話也很算話的,是個很好很好的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