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邊。

寧雲嫣迷迷糊糊醒來時,就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個幽閉空間內,除了一盞射燈外,其餘皆是漆黑一片。

光束打在她的臉上,這讓她無法眯眼,更無法看清眼前的人。

寧雲嫣有印象,她是被從保姆車跳下來的兩個黑衣人,捂了口鼻纔會暈厥過去。

“……是誰?”寧雲嫣焦急地左右顧盼,“這裡是哪裡?你們到底要做什麼!要錢的話,要多少,我都可以給你們的!”

漆黑一片中,傳來男人輕蔑的話語。

“好大的口氣,寧家而已,就算整個德易是你的,你能有多少錢?”

寧雲嫣的心狠狠一顫,這男人說話的口氣,好似德易在他眼裡完全就是個如同螻蟻一般的存在。

如果他要的不是錢,他要的是……

“你…你到底是誰?你抓我來這裡究竟有什麼目的?”

“本期待你能在今天的論壇上大方光彩……”男人感歎道,“到頭來卻是你被天夢的人狠狠碾壓。天賦這玩意,你和那個女人比起來,還真是天差地彆……”

“她?她是誰?”寧雲嫣焦急地問。

“你知道我說的是誰。”男人不緊不慢道,“再這樣下去,你永遠都會被她踩在腳底下,此生無法翻身!”

“……我!”

寧雲嫣想說不可能,但時至今日,薄時衍對她越來越冷淡,連著德易也被天夢製衡著。

種種一切…都離她的想象越來越遠,如果再這麼下去,她真的會變得一無所有。

隔著刺眼的燈光,寧雲嫣隻能在朦朧中看清一個戴著銀色麵具的男人,其他就再也看不見了。

“你…你為什麼要對我說這些!我不信你這麼好心,你到底要對我做什麼!”寧雲嫣恐懼地問道。

她雖隻能看見男人模糊的身形輪廓,但她依然能感覺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天生懾人的氣息。

甚至他給她一種感覺……

如果這男人要殺她,隻要動動手指,就能讓她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掉。

“我請你來,自然是要幫你實現心願。”男人來回踱步,輕描淡寫道,“那個女人連名字都冇改,換了張臉回到帝都,你直到現在才隱約察覺。五年前,你是利用了她對你的親情,如今她又有薄時衍的寵愛,你一個人還怎麼和她爭?”

字字誅心。

可這就是寧雲嫣的現狀。

除了薄老爺子這張底牌還在以外,她手中並無太多的籌碼。

她原以為自己什麼都將擁有,現在她卻隨時隨地都可能失去一切……

這種害怕失去的恐懼,令寧雲嫣咬破自己的嘴唇。

她的理智很清楚,這個男人絕不會無緣無故幫自己,也許在這幫助的背後,伴隨的是她付不起的代價。

但這五年來,她早已深深喜歡上薄時衍了。

寧雲嫣可以接受自己失去很多,卻唯獨不想失去薄時衍。

她從地上爬起來,想要走到男人的麵前,可眼前昏暗的場景,讓她重心失衡,狼狽地摔在地上。

摔倒後,她又一步步地爬到了男人的腳邊,喃喃道:“幫我!我什麼都可以冇有,但我不可以冇有薄時衍……我不能輸,求求你幫我,你要我付出什麼代價,我都會心甘情願的!”

“很好。”男人居高臨下地抓住寧雲嫣的頭髮,滿意地說道,“既然求我,我就給你個機會……你可彆讓我對你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