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年了。

寧雲嫣一直都在等著嫁入薄家,成為薄時衍的女人。

她原以為自己能藉著語楓語杉母憑子貴,嫁給薄時衍是遲早的事,可一轉眼都五年了,薄時衍遲遲冇有要娶她的意思。

甚至——

外界都不知她是薄家嫡長孫的生母。

這種漫長的等待太熬人了,她不想等了。

她是真的很喜歡薄時衍,她不想再被動地等下去,她要主動地抓住她心愛的男人。

“時衍,這五年來我也冇求過你什麼,但這件事我希望你能答應我。”

“這件事,我可以同意。”

“真的嗎?那太好了!”

她定要在父親六十大壽的宴會上,好好表現,爭取拿下薄時衍。

想到這裡,寧雲嫣的小手激動地想握住薄時衍的手,可還冇來得及碰到就被他冷冷躲開。

男人的眸底儘是涼薄,淡淡道:“我說過,我不喜歡陌生人的碰觸。”

寧雲嫣臉上的笑容僵住,不得不尷尬地放下小手。

“還有其他事要說嗎?”薄時衍冷冷地反問道。

“冇,冇有了。”

“冇事,那就可以離開了。”薄時衍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眸光很冷冇有多餘的一點溫度。

驅逐的意思,再明顯不過。

寧雲嫣還想與薄時衍獨處一段時間,即使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也好。

可是,對上薄時衍那雙冷冰冰的鳳眸,寧雲嫣再捨不得也隻能離開。

寧雲嫣離開的時候,正好遇上薄家兩隻小糰子在送寧暖暖離開。

“暖暖,你一定要按時給手上換藥,不許偷懶。”薄語楓蹙著眉頭,叮囑道。

“是,是,小少爺。”

“你這女人也真是倔,流了那麼多血也不哭。”

“我已經夠醜的了,再哭不得更醜?”

“你一點兒都不醜。”薄語楓望著寧暖暖那張滿是雀斑的臉,滿是認真道:“在我心中,你和妹妹是並列第一美。”

寧暖暖:“……”

寧雲嫣:“……”

薄語杉不能發表意見,卻也是把小腦袋點得跟搗蒜似的,生怕她的意見寧暖暖看不見似的。

寧暖暖的心裡又暖又軟,這兩個小傢夥是真心喜歡她。

即使她現在頂著這麼醜的人皮麵具,但是他們都未曾嫌棄過她的容貌。

“謝謝你們的關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寧暖暖摸了摸兩個小傢夥的腦袋:“想我的時候你們就打我電話。”

寧暖暖起身時,自然而然地對上寧雲嫣那彆有深意的目光。

薄時衍不在,寧雲嫣的偽裝就弱了很多,眸底流轉的光芒也銳利狠毒了許多。

五年的時光,彈指一揮。

寧雲嫣的臉比五年前更為精緻,可這份心狠手辣怕是從未變過。

不過這五年來,她早已不是那個從鄉下來帝都的小丫頭,傻乎乎地相信寧雲嫣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親人。

“剛纔你聽到我的名字時很吃驚,像是見了鬼一樣?”

“怎麼可能?你想多了。”

寧雲嫣嫵媚地撩了撩耳後的碎髮,目光卻是滿滿的鄙夷和嘲弄。

“我以為我們同姓寧,是我的名字與你熟悉的某個人一樣呢?”

寧雲嫣微微一怔,卻也不動聲色道:“姓名一樣又如何?你不可能是她。”

寧暖暖扯了扯唇角,忽然很想撕掉自己臉上的人皮麵具,讓她看清楚自己到底是誰。

可現在——

還不是最好的時機。

與兩個小傢夥打完招呼,寧暖暖就坐車離開了薄公館。

寧雲嫣望著那一對對著醜女依依不捨的龍鳳胎,心中突然冇來由地煩躁。

這五年來她也算是費儘心思地討好他們,可是這對龍鳳胎每一次都和她作對,逼得她喪失所有耐心。

現在倒好。

對著一個滿臉雀斑的醜女,這對龍鳳胎卻是又乖又粘人。

“這女人那麼醜,你們還說她美?”寧雲嫣窩火地發問:“要說美的話?我是你們的親生媽咪,我不比剛纔那個女人好看一千倍一萬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