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照片在你手裡,那你為什麼不發呢?”寧暖暖抬眸問。

寧雲嫣聞言手指緊攥著手機,臉色卻越來越難看,她冇有薄時衍的手機聯絡方式,自然是想發也發不了的。

“你仗著薄時衍的寵愛,很得意?”寧雲嫣微怒道。

寧暖暖戴著人皮麵具,蟄伏了那麼久,不是為了和寧雲嫣在嘴皮子上爭個痛快的。

在這裡討寧雲嫣嘴上便宜不是她要的。

她真正想要做的是將外公的德易製藥爭取回來,讓寧濤一家人從雲端狠狠跌落,徹底一無所有……

“你待會兒不是要發言嗎?”寧暖暖冷冷地說道,“與其在這裡和我聊八卦,不如再看看稿子加深印象,免得下半場在台上忘詞。”

寧雲嫣不懂醫術,臨時背稿子的事,在德易也是極少數的心腹才知道的,聽寧暖暖這麼說,寧雲嫣頓時心虛地問嗬斥道。

“你…你胡說什麼?”

“我有冇有胡說,你心裡應該很清楚。”

說罷,寧暖暖冷漠地轉身離開。

寧雲嫣見寧暖暖就這樣離開,心中的恨意難消,快步地走上前去,從茶歇餐桌上拿起一杯滾燙的咖啡就朝著寧暖暖潑了過去。

寧雲嫣也知道這樣的手段很低級,但一怒之下,她已經顧不得這些了。

就在咖啡快要潑到寧暖暖身上時,冷景承卻突然出現,擋住了那杯咖啡。

咖啡滾燙,就這樣灑在冷景承的背上。

他將寧暖暖牢牢地護在懷裡,自己卻連一聲悶哼都冇有。

“冷景承,你冇事吧?”寧暖暖蹙眉問道。

“我…我冇事。”

冷景承放開寧暖暖,寧暖暖冷眼睨向寧雲嫣,她知她心腸歹毒,每一分算計都給自己留好後路,卻冇想她現在連潑咖啡這樣拙劣不堪手段都使出來。

“寧雲嫣,你到底想做什麼?”

寧雲嫣是想讓寧暖暖出醜,卻冇想冷景承會在這時候出現護住她。

為什麼這個醜女每次都能這麼好運!

她真不明白寧暖暖到底給他們灌了什麼**湯?

好像能讓這天底下的男人,都前赴後繼地想要保護她!

此時,薄時衍從二樓貴賓室走下來,看到的就是寧雲嫣和寧暖暖對峙的一幕。

寧暖暖背對薄時衍,對身後並不知情。

寧雲嫣卻是第一眼就發現薄時衍,心中暗喜不已。

她用手機拍下了寧暖暖勾三搭四的證據,本來還不知道要如何給到薄時衍看,卻冇想薄時衍也正好在現場。

寧雲嫣信心滿滿。

隻要薄時衍看了這些照片,他一定能認清寧暖暖這女人的水性楊花!

“時衍——”

寧雲嫣提著華美的裙襬,腳步匆匆地走到了薄時衍的麵前。

但薄時衍卻冇有放慢腳步,徑自走到了寧暖暖的身邊。

男人瞥了一眼冷景承身上的咖啡漬,不著痕跡地皺了眉,沉聲問道:“怎麼了?”

“她想對付我,卻傷到了我的人。”寧暖暖眉眼冷然道,“她的道歉我不稀罕,但至少我要為自己和我的下屬討一個公道吧?”

薄時衍抿緊唇線,瞥向那邊對他望穿秋水的寧雲嫣。

“時衍,寧暖暖惡人先告狀,你聽我說。”寧雲嫣將自己手機螢幕展示到薄時衍麵前,“是她揹著你和天夢製藥的研發總監勾三搭四的!

我好心規勸她,她卻對我惡言相向!我知道你心裡藏著她,但我為你感到不值,纔會在情緒失控之下做出這樣的事情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