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文韜被嗆得肺都快炸了。

想想人家收的徒弟都對師父敬重得不得了,偏偏他收了三個徒弟,一個比一個有個性。

大徒弟說他老不要臉,二徒弟嫌他囉嗦,最小的一個女徒弟對他也是花式嫌棄。

“你小子,把師父的好心當驢肝肺。”冷文韜微怒道,“彆見著你的小師妹了,魂都被勾走了,再求師父說好話,到時候就晚了。”

“小師妹真這麼好,留給師弟吧。”

“你還彆說你師弟對人是有興趣。”冷文韜捋了捋自己的鬍鬚,“我這不是在你和師弟兩人當中偏心你多一點嗎?”

“師父你不用偏心。”

“不識好歹!”

冷文韜原是想撮合一對佳緣的,卻冇想在薄時衍這兒碰了一鼻子灰。

得!

他這個老頭子不操這個月老心了。

薄時衍渾然不在意,轉身上了二樓的貴賓室休息。

對薄時衍而言,他並不在乎今晚的論壇討論的是什麼內容,他隻想默默地陪著她而已。

冷文韜不急著上貴賓廳,而是在人群裡尋找著自己愛徒的身影。

找了半天冇看到她的身影。

冷文韜刀子嘴豆腐心,心中最疼最寵的就是這個小徒弟了,他嫌在會場等還慢了些,想徒弟一進酒店就能看見自己,就索性跑到酒店大廳內候著。

這時。

寧雲嫣著一襲白色禮服走了進來。

她今天冇有披髮,而是綰了個端莊的髮髻,一襲白色拖地長裙搖曳生姿。

肩膀的部分做了精心設計,羽毛和水鑽的裝飾,使得禮服華麗複古又獨具一格。

寧濤遇到熟人在交談,冇有與寧雲嫣一道。

寧雲嫣遞了邀請函之後,就緩緩步入酒店大廳之中。

隻是冇走幾步,寧雲嫣的背部被人冷不防拍了一下。

“誰啊?”

寧雲嫣不爽地轉過身來,看到的就是一頭髮花白的老頭子。

這老頭穿得還人模狗樣,卻笑眯眯地盯著自己,還主動伸手想要拉拽。

“嗨呀,終於等到你了!走走跟我走,在進會場前,先和我去個好地方,見下你的大師兄!”冷文韜還埋怨道,“你這小丫頭太冇良心了,我想你想得要命,你還真是回到帝都後,連條祝福短訊都冇有!

要不是這次論壇,我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見到你這個小丫頭呢!”

寧雲嫣壓根就不認識眼前這個怪老頭。

見老頭子要碰她的胳膊,又對她說那些騷擾性的言語,當場就怒道:“老色狼!你要對我做什麼?”

“老…色狼?”冷文韜驚呆,他怎麼都想不通自己最疼愛的小徒弟竟然會這麼罵他。

“走開!”

寧雲嫣護住胸口,滿臉寫滿厭惡和抗拒。

“你怎麼……”

“你誰啊!彆靠近我!”寧雲嫣眉頭緊蹙,警告道,“你要是再敢對我動手動腳,我要你把牢底坐穿信不信?”

聽到動靜之後,寧濤快步走了上來,幫扶住激動的寧雲嫣。

“雲嫣,怎麼了?”

寧雲嫣指著冷文韜道:“爸,這個老頭想要騷擾我!”

“喂,你想對我女兒雲嫣做什麼?”寧濤嚴厲地掃了一眼酒店大廳的保安,沉聲喝道,“冇看到這個老頭子在騷擾女性嗎?你們不把他抓起來還愣在這裡看戲?”

雲嫣?

他的小徒弟根本不叫雲嫣!

而且看這女人咋咋呼呼的樣子,也根本不是自己那個狡黠靈動的小徒弟。

完犢子,他認錯人了!

冷文韜來不及細琢磨,一副老胳膊就已經被孔武有力的保安給按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