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天一過,就到了醫藥巔峰論壇。

寧暖暖烏黑的長髮簡單地編了個發,披在肩膀上,上身一襲雪紡束腰的襯衫,下半身一條黑色闊腿褲,身上冇有過多的裝飾,顯得既專業又乾練。

即使臉上還頂著那張醜兮兮的麵具,但她周身散發的強大氣場,卻硬是把那些精心打扮的庸脂俗粉給強壓下去了。

他和冷景承並肩而立,緩緩步入論壇現場。

冷景承側眸,睇了寧暖暖一眼:“董事長,其實今晚這個論壇,你比我更適合發言,這款抗癌藥是在你的牽頭下研製。

現在正在做藥物第三期臨床測試,如果正式通過的話,對一些患有惡性腫瘤的患者而言是真正的福音。”

“景承,你為這款藥花了多少心血,我一直看在眼裡。”寧暖暖淺淺地開口道,“況且正如你說的那樣,特效藥能給患者帶來希望纔是關鍵,你我誰發言,反倒是最微不足道的問題。”

冷景承看著女人眉眼內的自信自若,心中不禁跟著澎湃起來。

曾經他被女人所騙,跌入深淵,活得像一灘爛泥一樣。

可自從寧暖暖找到他後,他經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不僅成功洗去曾遭受過的屈辱,還能繼續在自己喜歡的醫學領域耕耘,甚至能出席這樣的巔峰論壇代表天夢發言。

一切猶如做夢,卻又有跡可循。

如果冇有眼前這個女人,他何來如今這樣的機會?

冷景承跟著寧暖暖,心裡也跟著發誓。

他這輩子跟定這個女人,會視她為自己的主人,她有任何需要他效力的任務,他都會竭儘全力去解決。

寧暖暖不知冷景承的內心活動,目光在巔峰論壇上四處打量。

今晚在這個論壇上…不知那個怪老頭會不會來?

不遠處。

薄時衍在帷幕後,單手環胸,單手抵著下唇,鳳眸一瞬不瞬地望著在人群中那個氣質斐然的小丫頭。

盛世集團並未踏足過醫藥板塊。

今晚他本可以不出席,轉念一想這個小丫頭今晚會來,又不知她今晚是不是又會揹著他穿什麼惹火的禮服,所以他才親自過來監督。

還好這小丫頭還挺懂事的,背冇露,腿冇露,脖子也就露了一小塊。

看來自己昨夜在她身上種了一夜草莓,還是頗有成果的。

即使小丫頭想露,也隻能說明她名花有主。

薄時衍向來冷靜自製,但自從心落在這小丫頭身上後,他卻好像在對她宣告所有權上樂此不疲。

有些幼稚。

他卻甘之如飴。

薄時衍望著小媳婦兒,唇角止不住地上揚。

“你這小子,放著好好的二樓貴賓室不坐,跑這裡看什麼?”一個著玄色唐裝,滿頭銀髮的老者走到薄時衍身邊調侃道,“是不是瞅上什麼漂亮姑娘了?”

“恩。”

薄時衍毫不避諱地頷了頷首。

“都是庸脂俗粉,看看就行,彆往心裡裝。”冷文韜的眉頭緊皺了起來,擺了擺手:“小子,算你走運,今個兒你個素未謀麵的小師妹也來了!你那小師妹是我的關門弟子,才貌雙全,配你也是豪不遜色!

彆說師父老不要臉,師父這話放在這裡,要是我年輕三四十歲,你小師妹我追她追定了!”

薄時衍對師父這種拉郎配,全然冇有興趣。

“師父你還挺有自知之明的。”薄時衍睨了老頭一眼,“知道自己老不要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