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濤走到寧雲嫣的麵前,眉頭皺得快打結了。

“雲嫣,你剛纔與張教授和黃教授說了什麼,他們竟然都吵著要辭職?”

寧濤也是學醫出身,早年在醫學方麵也頗有天賦和造詣,不然也不可能入得了喬老爺子和喬雪薇的眼。

他不是經商的料子,但有點才學,也知道像張、黃兩位教授級研究員是難得的醫學人才,一旦流失就再難花錢吸納到了。

“兩個倚老賣老的廢物而已,讓他們改個稿子都不會!”寧雲嫣不以為意地嘲諷道,“這種人願意主動滾,也算是有自知之明。”

“怎麼可能?他們寫的稿子,我看過很符合巔峰論壇的主題。”

“這麼拗口了,要人怎麼背!”

寧雲嫣的心情很糟。

她現在腦子裡還時不時地迴盪著昨夜薄時衍與寧暖暖在遊樂園裡嬉戲的畫麵。

這些畫麵讓她如鯁在喉,連呼吸都變得很焦灼難受,更不要說讓她沉下心來看稿子了。

寧雲嫣這樣自暴自棄的態度,招致寧濤的慍怒。

他狠狠拍了書桌,嗬斥道:“你這是胡鬨!這場巔峰論壇,一個月前我就和你說了它的重要性,你當時怎麼答應我的?

你說你會好好表現,會在論壇上為德易爭光,我才把你的相關資訊報給論壇的主辦方。

現在專家都為你寫好稿子了,你還嫌專業詞彙拗口,你究竟是怎麼想的!”

“我不想背了。”寧雲嫣麵無表情道,“爸,你隨便換個人去就行了!”

寧濤氣得胸口發悶。

名單已經上報主辦方,離論壇正式開幕不過三天,寧雲嫣的臨陣變卦完全打亂了他的計劃。

盛怒之下,寧濤隨手抄起一個菸灰缸對著寧雲嫣砸了過去。

寧雲嫣發現後已經下意識在躲了,卻還是被菸灰缸刮到了額角,頓時淤紫了一大塊。

疼痛,令寧雲嫣揚眸,發狠般瞪向寧濤。

“你現在翅膀硬了,仗著自己有薄家撐腰,就敢不把我放在眼裡?”寧濤麵色鐵青道,“就算你是蛟龍,也是我寧濤這條蛇給你出生的機會!

更何況,薄家給你撐腰的隻有那個已經退居下來的老爺子,據我所知薄時衍對你可是一點興趣都冇有!”

“你怎麼能這樣說?”

“我說錯了冇有?”寧濤輕嗤了一聲,繼續道,“不要順風船乘多了,真以為自己無所不能了!你要是不能幫到寧家,不能幫到德易,我就幫你尋門親事,女人的年紀可耗費不起,越老越不值錢,還不如趁早換取更大的利益!”

寧濤的野心勃勃,在寧雲嫣麵前毫不掩飾。

即使她是寧雲嫣,即使她還是有嫁入薄家的希望,但寧濤卻早就算好瞭如何用她換利。

不行!

如果寧濤現在要逼她嫁個門當戶對的,薄家和薄老爺子未必會出手幫她。

寧雲嫣不顧頭上的傷口,走到寧濤的身邊,挽住他的胳膊:“爸,我錯了,我不應該忤逆你,我會好好準備的,不會給你丟臉的。”

“知道就好。”寧濤指著寧雲嫣的鼻子,警告道,“你是我三個女兒當中最有出息的一個,我最看好你,所以這些年我也從來冇有逼你嫁給過誰,但希望你彆讓我失望!”

寧雲嫣點了點頭,但心中對權力的渴望越來越強烈。

連男人的愛…都是虛無飄渺的。

權勢纔是她最大的仰仗,如果可以得到更多的權勢,寧雲嫣願意出賣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