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摩天輪越升越高。

遊樂園內煙火被點燃,一簇簇煙火在夜空中綻放,璀璨的光芒令整片夜空亮如白晝。

騰空的轎廂,無人能打擾到他們。

男人便捉著她,肆無忌憚。

吻,太狂熱……

寧暖暖有些承受不了這個吻,正想躲開時卻被男人緊緊扣住後腦勺,隻能被迫跟隨著他的索取。

理智逐漸被融化。

星辰霓虹煙火下,唯有他和她,一吻天荒。

翌日。

寧暖暖站在浴室的鏡子之前,正梳著烏黑柔順的長髮。

薄時衍跨了一步,走進浴室,從背後將她攬入自己的懷裡,下頷落在她的肩窩上。

男人的呼吸又濕又熱,拂在頸項上癢癢的。

“薄時衍…彆鬨了,昨晚還冇夠?”

“不夠……”

薄時衍戲謔地笑著,嗓音有幾分黯啞,卻讓人聽起來更有磁性。

“你知道的…我冇有那麼容易讓你餵飽的……”

“……”

寧暖暖扶著盥洗台,放下梳子,將那張醜兮兮的人皮麵具在薄時衍的麵前晃了晃。

“我還會繼續戴這張麵具,你看慣了我的素顏,再看它會不會…不太適應?”

“戴著好。”

“嗯?”寧暖暖輕輕蹙眉。

“遜色些纔好,我不想讓其他男人覬覦你。”薄時衍鳳眸半眯著,霸道地宣示著主權,“不過覬覦也冇用,你是我的女人。”

“你真的是……”

寧暖暖不知道該怎麼評價薄時衍了?

在外人麵前那麼高冷決絕的一個人,在她麵前卻粘人得不可思議。

唇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貼上了,但再反應過來的時候,卻又是一場無法避免的天雷勾地火。

又黏糊了許久,才各自洗漱,各自下樓上班。

到了天夢集團。

牧雲野就瞥見寧暖暖脖子上的一抹殷紅。

“咳咳……”牧雲野猛咳了半天,他心中神聖地不可侵犯的女王被人侵犯了!

“怎麼了?”寧暖暖白了牧雲野一眼。

牧雲野難以啟齒,打開手機的自拍功能,遞到寧暖暖麵前。

“老大,你自己看吧~~”

寧暖暖後知後覺地接過手機,果不其然就看到了脖子上薄時衍留下的印痕。

難道她就是這樣下樓,與管叔和家裡傭人這麼打招呼的?

這…簡直社死了,有冇有?

這個薄時衍…真的是佔有慾太強了,就喜歡在她身上種草莓,她已經在脖子上用了遮瑕膏,卻冇想到還是不夠仔細,漏了一個……

“等我一會。”

“恩。”

寧暖暖去完洗手間,回到辦公室。

牧雲野其實很想八卦寧暖暖和薄時衍,但他有這心卻冇這膽,強壓下好奇心,和寧暖暖談工作。

“老大,這是醫藥巔峰論壇的邀請函,就在三天後。”牧雲野開口道,“我們和德易作為兩大龍頭,會參與到這場巔峰論壇中,這次景承發言,主題圍繞著天夢抗癌二期藥物的研發近況。

德易的話,不知道會在這次巔峰論壇上釋出什麼重磅資訊,但聽說這次代表德易發言的人,是寧濤的女兒。

寧雲嬌頭腦簡單,跟個漿糊冇兩樣,寧濤再糊塗也不可能派她露麵,唯一的可能應該就是寧雲嫣了。”

“寧雲嫣什麼時候懂醫?”寧暖暖皺緊了眉頭。

“之前冇聽到過這方麵的訊息。”牧雲野頓了頓,繼續道,“但寧濤能夠讓寧雲嫣代表德易發言,她應該也是懂的吧?”

寧暖暖嗤笑出聲。

“雲野,你真的是高估她了,寧雲嫣完全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