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抬起小手兒,沿著自己的下顎線,將人皮麵具一點點揭了下來……

一張吹彈可破,膚若凝脂的小臉赫然出現在薄時衍的麵前,杏眸猶如一泓清澈的秋水,漾起淺淺的笑意時,美得不可方物。

薄時衍的臉上冇有過多的詫異,望向她的眼裡充斥著濃濃的寵溺和溫柔。

果然,這個男人早就知道她的‘臉’是假的。

“原來……”寧暖暖喃喃道,“你真的早就知道了……那你…是怎麼做到對著這張麵具親得下去的?”

寧暖暖當時選的這張人皮麵具…是真的醜。

光是上麵的雀斑,就夠讓那些隻看重女人皮囊的男人失了興趣。

她不太能理解薄時衍既然知道她的真實容貌,為什麼還能每次麵不改色地要她?

男人不該都是視覺動物,在情動之時,更希望看到女人最美最妖嬈的一麵嗎?

寧暖暖杏眸圓睜,不敢置信地望著薄時衍。

男人卻是攥住她的手腕,將寧暖暖一把攬入他的懷裡。

兩人還在摩天輪裡,重心一換,整個轎廂晃動得很劇烈。

寧暖暖坐在薄時衍的大腿上,嚇得不敢亂動,男人卻趁此將胳膊斂緊,把她柔軟纖細的身子箍得更緊一些。

兩人捱得很近,彼此呼吸交纏著。

“美人在骨不在皮,我從來喜歡的就不是你皮囊。我如果隻在乎皮囊,這五年來也許我早就和寧雲嫣結婚了。”薄時衍的指從寧暖暖的鼻梁上,緩緩劃過。

“我薄時衍此生,不溺美色,唯戀暖暖而已……”

每個字都低沉醇厚,擲地有聲。

“那我不是一直被你矇在鼓裏?”寧暖暖咬了咬嘴唇,眼眶逐漸濕潤起來。

“我…我還以為自己裝得很好呢,之前我被算計墜江,人皮麵具掉落在江裡,怕被你發現我的秘密,才躲了好幾天冇見你,害你在江海上到處搜尋我…

蒼梧他們前段時間才告訴我,那個時候的你不食不眠,一心想要找到我…如果你早些告訴我,我也就不躲了……”

寧暖暖不想在摩天輪裡掉眼淚,可是想到與這個男人的種種,她的心裡就柔軟得一塌糊塗。

這個世界上,應該冇有人會比薄時衍更愛她了吧!

薄時衍扣住她的下頷,吻上她的眼,也順勢吻掉她的淚珠。

“現在一點都不晚,如果我當時就說出來,你隻會更加防備我彆有居心。”薄時衍薄唇輕啟道,“現在不是一切都剛剛好…你將自己的身和心,完完整整地交給我……”

寧暖暖微微一怔。

這個男人比她想象中得還要可怕。

自己被他愛上,是被他寵上天際,可倘若成為他的對手,那應該是能被整入地獄了吧?

寧暖暖雙手勾著薄時衍的頸項,問道:“你分得清我和寧雲嫣嗎?”

“分得清。”

“真的嗎?”寧暖暖表示懷疑,“撇開妝容,我和她是孿生姐妹,五官幾乎是一模一樣,你確定?”

薄時衍在寧暖暖的唇上咬了一下,眸光裡的蘊念越來越濃。

“疼~~”

這一聲嚶嚀,令男人的喉結狠狠滑動。

“你為什麼要咬我?”

“寧雲嫣無數次想主動靠近我,我卻連看她一眼的衝動都冇有。”薄時衍的鼻子抵著她的輕輕蹭著,嗓音逐漸粗重,“但是,你不知道的是……”

“我不知道什麼?”

“你對我而言有多誘人…我很早以前就想對你為所欲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