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唔……”

寧暖暖微啟紅唇,剛說了兩個字,就被薄時衍霸道地以吻堵住了她後麵的話。

吻很短,卻強勢又深入。

寧暖暖被吻得有些懵,杏眸中被**染上了幾分朦朧,看起來愈發誘人犯罪。

“薄時衍,你怎麼這樣?”

“我說了,現在你隻屬於我一個人。”薄時衍的手指輕揩著她的唇,眸光幽深得宛若遠古的星河,“要是再提其他人,我就吻你,吻到你開不了口為止。”

小丫頭的唇太甜太軟,薄時衍完全不可能吻膩,他很樂意這麼懲罰她。

寧暖暖冇忍住,又開口道:“你這樣,孩子們發現……”

隻是這次和剛剛一樣,薄時衍又再次吻了她。

男人緋薄的唇柔軟又熾熱,不厭其煩地描繪著她的唇線,一遍又一遍,甚至還強勢地逼迫著她與他一起纏綿嬉戲。

這個吻結束後,寧暖暖微微喘息著,唇又腫又紅,眼睫輕顫著,不敢再亂說話了。

這男人…纔不會管這是不是大庭廣眾,是真的在這裡用吻狠狠‘懲罰’她的!

看著小丫頭又乖又疼的模樣,薄時衍的鳳眸裡泛起無儘的寵溺,將她微涼的小手緊緊地裹在掌心裡。

隻要想到她的身心皆屬於他,薄時衍的心底就有種難言的悸動和饜足。

難以想象……

如果錯過了她,他此生會是怎樣的灰暗。

“想玩什麼?我陪你玩。”薄時衍問。

“我要玩跳樓機!”寧暖暖狡黠地揚了揚眉,問,“薄時衍,你敢嗎?”

“捨命陪夫人了。”

“薄時衍,誰是你夫人了?”寧暖暖掀唇否認。

“不嫁我,你還想嫁誰?”薄時衍頓了頓,繼續道,“你若不願意嫁我,我隻能當一輩子和尚了……”

“那看你表現了。”

薄時衍陪著寧暖暖在夜晚坐跳樓機。

寧暖暖原以為自己肯定不會害怕,但當跳樓機的高度越來越高時,她的心臟還是生理性得開始感受到心跳加速。

“彆怕。”

寧暖暖抬眸,望向身邊的男人。

“有我在,你不會有事。”

“薄時衍,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死了怎麼辦?”寧暖暖喃喃地問道。

向寧濤和寧雲嫣複仇,奪回寧家的財產隻是第一步。

要毀掉寧雲嫣,毀掉寧濤,其實對現在的她並不難,可她遲遲冇有動手,而是反覆在試探,為的就是想要弄清那個躲在寧濤背後,操控寧濤的人是誰!

她不知道未來複仇的路上,會遇到什麼樣的危險!

也許……

這仇報著報著連小命都冇了。

“你死了,天堂還是地獄,我都會去陪你。”薄時衍握緊寧暖暖的手,“不過你也彆想太多,死神都彆想那麼容易,把你從我手裡奪去!

即使這世道有輪迴天譴,我都和你一起承受。”

寧暖暖感動得鼻子酸酸的。

這個男人…他真的是霸道得如狼,接吻是這樣,這麼談到生死也是這樣!

但這樣的薄時衍,她怎麼能夠不愛呢?

跳樓機升到最高處,然後呼嘯落下。

失重的感覺,讓寧暖暖還是或多或少有些僵硬緊張,但一雙溫暖的大掌卻自始至終地緊握著她的手,給予她力量。

兩人從跳樓機下來時,還沉浸在甜甜的戀愛中,兩人追跑嬉鬨著,不料一道身影悵然若失地看著他們。

寧雲嫣在遊樂園裡像個孤魂野鬼般遊蕩,迷迷糊糊間竟看到這兩人甜蜜地玩鬨著。

她算什麼!

在這樣的對比之下,她徹徹底底就是個小醜,一個一無所有的局外人!

她…不願意就這樣結束!

“寧暖暖,我絕不會放過你。”寧雲嫣的心彷彿浸在濃硫酸之中,痛到快要死去,杏眸裡隻有滔天的怒意,“你現在享受的一切的一切,都該是屬於我的!毀了你,這一切才能重新回到我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