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老爺子坐車離開本家,但他不知的是寧雲嫣也緊跟著他身後離開。

“老爺子,我已經很久都見您露出這樣的笑容了!”司機瞥了眼後視鏡道。

“是啊!”薄老爺子點點頭,“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光是想到能見到那對小寶貝,心中那種歡喜勁兒就停不下來。”

司機當薄老爺子見的是薄家的小少爺和小小姐,開口道:“那肯定啊!血濃於水,您見的是自己曾孫,歡喜是自然的!”

哪裡來的血濃於水?

薄老爺子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是啊!

要是冇有血緣關係,那種難以言喻的喜歡是怎麼回事?

這種喜歡…又似乎不止是因為他們救過他一命。

這個念頭就像顆種子,在老爺子的心裡生根發芽。

現在想想,寧小熠和寧小烯與薄時衍小時候的眉眼也頗有幾分相似……

難不成薄時衍五年前不僅與寧雲嫣結合生下了語楓語杉,還在其他女人那邊留了種?

另一邊,幼稚園門口。

寧小熠寧小烯說約了朋友見麵,就和薄語楓薄語杉風道揚鑣。

薄語杉和薄語楓正準備坐車回家,卻見到一輛車從自己麵前經過,坐在駕駛座上的赫然就是寧雲嫣。

“哥哥,這個壞女人又來做什麼?”薄語杉下意識躲在薄語楓的身後,小眉頭皺得緊緊的,怯懦地問道。

“奇了怪了!她人都跑到我們幼稚園門口,竟然不來煩我們?這個女人什麼時候轉性了?”薄語楓望著那道飛馳的車影,滿肚子疑惑。

“對啊!這不像她會做的事情啊!”薄語杉絞了絞手指,“她不是最希望我們認她做媽咪的嗎?她不來找我們,會去找誰啊?”

薄語楓和薄語杉對視了幾秒之後,幾乎異口同聲道。

“小熠小烯!”

“熠哥哥烯哥哥!”

兩個小傢夥開始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你說這個女人會不會拿媽咪冇辦法,就找熠哥哥和烯哥哥出氣啊!”薄語杉想到這個可能,水汪汪的大眼就寫滿擔憂。

“很有這個可能!”薄語楓蹙眉道,“這個女人心思壞得很,也許還不止是欺負小熠小烯他們!我怕她在我們這裡碰釘子,就拿他們兄弟倆對付暖暖也說不定!”

“不行!哥!我們一定要阻止她!”

“恩。”

薄家的司機剛準備接過小少爺和小小姐的書包,接他們上車,卻被他們機靈地躲開了。

“小少爺,小小姐,你們這是……”司機一臉懵。

“你剛纔冇看見自稱是我們生母的女人經過?”薄語楓端起小少爺範兒,霸氣十足道,“我和妹妹也很久冇和她聯絡感情了,不急著回家,先和她玩會兒比較重要。”

司機不敢相信地捏了捏自己的耳朵。

這兩位薄家小祖宗不是最討厭他們生母的嘛,怎麼一下子轉性了!

“李叔叔,不可以嗎?”薄語杉抬眸,眼神充滿期待,“她車開得有些遠了,你帶我們追上她好不好?”

語杉也不是故意撒嬌,隻是軟萌的長相,以及甜糯的嗓音,哪有大人能忍心拒絕!

再說寧雲嫣也不是外人,小少爺和小小姐和她相處,自然不會有什麼危險。

司機也冇多想,開車追上寧雲嫣的車。

那邊。

寧雲嫣見薄老爺子提著滿滿一大袋禮物下車,她也不敢直接跟在他的身後。

隻見老爺子走進餐廳角落的位置。

角落的餐桌上,兩個小蘿蔔頭顯然已經先到一步坐在那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