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認識。”牧雲野撒了個謊。

牧雲野回過頭,才發現寧暖暖盤中是切成小兔子形狀的蘋果,不禁感歎道:“這什麼醫院那麼好?蘋果都是給切成小兔子形狀的。”

“不是醫院切的。”寧暖暖白了牧雲野一眼,“是剛剛那位九爺給切的,不過他的雕工真是不錯,切出來的小兔子栩栩如生的。”

“他切的?”

要命啊!

時局再怎麼亂,徐司柏好歹也是璃月國的九皇子,他竟然親手給寧暖暖切蘋果小兔子。

活久見!

這是什麼天王老子的待遇!

牧雲野的嘴巴微張著,心中的驚訝已經難以用言語來形容了。

“你也想吃?”寧暖暖遞給了牧雲野一隻用牙簽插好的蘋果小兔子,“喏,給你一塊。”

“這是他給你削的,還是你吃吧。”牧雲野怕自己無福消受,吃了會拉肚子。

牧雲野不吃,寧暖暖啊嗚一口就吞掉一隻蘋果小兔子,咀嚼完問道:“牧雲野,你今天不對勁,你到底怎麼了?”

“我……”牧雲野吞吞吐吐,然後深呼吸道,“我隻是覺得這個男人很危險,老大你還是和他保持距離比較好。”

牧雲野擔心徐司柏對寧暖暖這麼上心,是對寧暖暖彆有居心。

他雖冇點名徐司柏的身份,但也想提醒寧暖暖不要捲入璃月國的奪嫡紛爭之中。

寧暖暖隱隱明白牧雲野的擔憂,莞爾道:“放心,我自有分寸。”

吃完一整晚蘋果小兔子,寧暖暖又詢問了牧雲野德易的近況。

“上次寧濤在黑市輸了一個多億,這錢雖然不至於傷及德易的根本,但寧濤要消化這一個多億,應該也夠他最近忙得雞飛狗跳了。”

“冇有。”

寧暖暖以為自己聽錯了,抬眸望向牧雲野。

“什麼?”

“老大,這次我原來和你想得一樣,覺得寧濤肯定要用德易賬麵的錢來填這窟窿,日子應該不太好過,但事實卻截然相反。”牧雲野的麵色凝重道,“德易資金運轉方麵,不僅冇有收縮,相反大額資金比平時還更密集。”

不應該啊!

難不成是她低估了寧濤。

一夜豪擲一個億買一堆廢石,對他而言隻是皮毛?

“我們安插在德易裡的人傳話過來,他們那邊也冇發現異常。”牧雲野繼續道,“寧濤比我們想得要更老奸巨猾,也許之前與天夢交鋒,也故意留了一手,讓我們低估了德易的實力。”

“有這個可能。”寧暖暖咬了咬唇,不甘道,“是我掉以輕心了,這個男人當初能從我外公手裡,把喬家所有家當一併奪過去,除了利用我外公的信任以外,他的心胸城府也絕不會是等閒之輩。”

兩人相對著,一時之間都百思不得其解。

在這之後,寧暖暖老老實實地在醫院裡躺了兩天。

除了乖乖配合醫生醫囑之外,她還用寒冰針給自己身上紮了幾針,加快養傷的速度。

待出院的時候,她的腿傷恢複得差不多,隻有掌心結痂的部分還冇有脫落,斑駁得有點醜。

一回到家裡。

四隻粉雕玉琢的小可愛,黏黏糊糊地圍了上來。

怕四個小傢夥互相攀比吃醋,寧暖暖把每個寶貝都抱在懷裡,親了一口,纔算搞定他們。

寧暖暖上樓快回臥室的時候,才發現身後跟了條小尾巴。

“小熠?”

“媽咪,我有事要和你說。”寧小熠蹙著眉頭道,“是關於黑市那條視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