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樣的距離太近。

再加上薄時衍這張俊臉完美到無可挑剔,近乎妖孽。

寧暖暖不斷告訴自己要鎮定,可是身體裡的血液流動還是不由加快,連著臉頰也微微發燙。

不會是喜歡。

絕對絕對不會是喜歡。

不管語杉語楓的生母是什麼樣的人,但是薄時衍能與她生下他們,那關係自然不一般。

而且薄時衍與寧雲嫣之間應該也很熟,也許還保持著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

退一萬步,就自己這雀斑臉。

正常男人能起色心,那還真是眼瞎!

“薄時衍,你玩笑還真是越開越大。”寧暖暖的小手擋住薄時衍的胸膛,正色道:“你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難不成還真喜歡我款的?我臉上的雀斑是遺傳性的,以後隨著年齡增長還會越長越多,你確定你真的看得不難受?”

寧暖暖倒不是埋汰自己,而是故意膈應薄時衍。

“不難受。”

“……”

寧暖暖瞪圓了杏眸,忿忿道:“你眼瞎啊!”

“你覺得呢?”薄時衍的鳳眸緊緊盯著寧暖暖的小臉,緩緩道:“太好看惦記的人太多,醜一點纔好,被人少惦記。”

“你——”

寧暖暖簡直要被薄時衍的邏輯給打敗了。

薄時衍是不是最近腦子被驢踢過了,天仙看多了,看她臉上戴這張人皮麵具就覺得很新鮮啊?

“那你知道……”

“知道什麼?”

“你知道我有兒子的事情嗎?”寧暖暖舔了舔自己的唇,挑釁地斜睨他:“大抵是不知道的吧,而且不僅是一個,還是兩個。”

當寧暖暖說出兩個的時候,薄時衍的眸底閃過一抹壓抑的薄怒。

“你根本就不瞭解我,也不知道我的過去……”寧暖暖趁機推開薄時衍,掙脫了他的桎梏:“所以不要僅僅因為語楓和語杉喜歡我,就想著用這樣的方式,讓我成為他們的新媽咪,給他們完整的一個家。

血緣不可替代,我不是他們的親媽咪,而我也有自己的孩子需要照顧。”

相比薄時衍的慍怒,寧暖暖卻是漫不經心。

醜,薄時衍能忍。

寧暖暖絕不相信薄時衍能忍她有過生育史,還是兩個孩子的母親。

“什麼時候的事情?”

“重要嗎?”寧暖暖的杏眸坦誠無比:“重要的是我冇有撒謊,我有生育史。”

“寧暖暖。”

“薄時衍,我勸你打消和我組建家庭的念頭。”寧暖暖的手指戳了戳薄時衍的胸口:“如果隻是為了給語楓語杉一個完整的家庭,我建議你還是和他們的生母修複好關係。

今晚又要藉助這裡一夜,我去客房休息了,晚安。”

話音落下,寧暖暖再冇看薄時衍的臉色,轉身就離開了。

縱使她已經走開,薄時衍依然能聞到空氣中瀰漫著那若有似無的草藥香味。

她或許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

可即使用了某種手段暫時改變容顏,他也不可能會錯認。

味道不會變,那種令他為之沉淪無可自拔的甜美氣息更不會變。

鳳眸內陰騭的眸光輕輕流轉,拳頭攥得胳臂上浮起清晰的青筋。

他冇想過寧暖暖又有了兩個孩子。

可是——

這又怎麼樣?

不說四個孩子,就是四十個孩子,他薄時衍也養得起的。

……

寧暖暖回到客房裡的浴室裡,痛痛快快地泡了個熱水澡。

人皮麵具戴得嫌悶,摘掉後順手扔在盥洗池上,寧暖暖將整個人窩在浴缸裡。

萬萬冇想到……

薄時衍為了兩小隻,情願犧牲自己的色相,來勾引自己這個‘醜女’?

她以前還覺得薄時衍對語楓語杉的愛太嚴肅,現在再仔細品味下,倒是她錯怪薄時衍了。

不過,這也讓寧暖暖愈發好奇。

語楓語杉他們的生母到底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