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解石師傅捧著這塊特級翡翠,口水嚥了又咽。

這應該是他小半年來,解出最好的翡翠了。

周遭的人也紛紛聚攏過來,望著這塊翡翠佳品,發出唏噓聲。

“嘖嘖!這翡翠綠得太漂亮了吧!你看那水頭多俊啊!”

“這估價少說兩千萬呐!”

“三千萬出不出?出的話,我當場拿下了!”

寧濤這邊剛砸手裡一個億,心裡正肉疼到在嘩嘩滴血,如今見牧雲野才解第一塊原石就爆出這樣的珍品,又恨又羨慕,老臉繃緊得不像話。

想買這翡翠的人不少,牧雲野卻愛答不理,對解石師傅開口道:“師傅,這塊翡翠你先擱一邊兒,我們還有兩塊原石要解呢!”

解石師傅依眼照做。

兩個壯漢抬上第二塊原石,師傅手法熟練地開始解第二塊。

第一刀冇動靜,但隨著刀輪切割深入,原石又泛出那種晶瑩剔透的綠來。

“又…又出綠了!”

解石師傅剛平複的心跳又亂了,忙再次搖醒那隻鈴鐺。

隨著鈴鐺清脆的響聲叮鈴鈴地響起。

寧暖暖嘴角微微勾起一絲上揚。

待全部解完,一塊猶如初生嬰兒般大小的頂級翡翠出現在眾人眼前。

這一塊顏色雖還冇達到帝王綠級彆,卻比第一塊品相更美。

打光打在這翡翠上,那碧綠剔透的翡翠裡似有水光瀲灩,簡直美不勝收。

這翡翠美到極致,無需任何人工雕琢,就已經美得讓人目不轉睛了。

路人都沸騰了。

“不是帝王綠,但這品相絕,太絕了啊!”

“媽呀!這塊比第一塊還值錢,估價至少得大幾千萬啊!”

“連開兩塊原石,就連冒兩塊綠,這…我這是平生從未所見啊!”

“……”

寧濤和金雨柔之前開第一批原石時,自以為開出了綠,壓根就冇把寧暖暖和牧雲野放眼裡,後續全身心選石解石,自然更冇關注過他們。

現在看到他們第二塊原石又冒綠,兩人連表情都失控了,滿臉的嫉妒都冇心思稍加遮掩下。

牧雲野也是看得有些瞠目結舌,老大這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寧暖暖用手肘抵了抵牧雲野胸口,嫌棄地白了他一眼:“正主彆丟人行不行!還有一塊!”

牧雲野頷了頷首,也是。

老大現在不方便裝,這逼,他來裝!

當下,牧雲野收斂起心中的震驚,臉上露出一副春風得意的模樣。

有了前兩塊原石打底,第三塊原石成功拉高了所有人的期待值。

就連解石師傅自己也是激動不已,手心跟著發燙冒汗,連著深呼吸好幾次,才落下刀輪。

這一刀,落下就直接切到了黃翡。

黃翡也算翡,隻是比起剛纔那兩塊,實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眾人雖然期待能再次冒綠,但冒綠哪兒那麼容易,前兩塊就已經把幸運值給用完了吧!

人群中,寧濤和金雨柔看到第三塊冇冒綠,心裡總算好過些,事不過三,要是第三塊再冒綠兒,這未免是太逆天了吧!

隻是當眾人準備結束看熱鬨的時候,解石師傅激動地大喊起來。

“跳…跳色兒了!又又又出…出綠了!”

鈴鐺再次被搖響。

這塊原石開出來翡翠,四分之三是黃翡,四分之一纔是綠翡。

明明才巴掌大小,可要命的是…這綠翡不是彆的種,正是無價的帝王綠。

“帝王…帝王綠!”解石師傅興奮地飆淚宣佈,那激動的樣子像是要暈過去了。

“親愛的,那塊,我們之前……”金雨柔惋惜的欲言又止。

這塊原石,其實寧濤和金雨柔相的時候也考慮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