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牧雲野離開了會兒,再回來時已將所有事辦妥。

牧雲野和寧濤各自都下單選定了十多塊原石。

十多塊原石稱過重量之後,也有好幾百萬,牧雲野付錢的時候是乾脆利落。但到了寧濤那邊,他還是多少有些不捨得,要是冇開出一點綠,這幾百萬就算是打水漂了。

這錢同樣要花,還真不如百萬出頭給金雨柔買個限量版包包來得合算。

可好麵子的他,話也放出去了,小情人在旁說著甜言蜜語,他也就硬著頭皮把錢給結了。

石頭選中,接下來就是解石。

寧暖暖提議道:“寧總,解石的機器隻有一台,就讓我選的先解吧!”

“當然可以。”

寧暖暖選中的石頭,被兩個壯漢搬到解石台上。

流水打在原石上降溫,鋒利無比的刀輪快速運轉,在原石上切開第一道口子。

賭石三分實力,七分運氣,所以纔有“神仙難斷寸玉”這樣流傳下來的俗語。

幾年前,她無意間救下一亡命之徒的妻子。

那個亡命之徒拿不出診金,便將一身賭石本領傾囊相授,才讓她從此有了七分實力,三分運氣的本事。

十多塊原石在機器下切割得很快,冇一塊出綠。

八塊隻是普通石頭,還有三塊出了黃翡,但都是體積不大,成色也一般,估價就在小幾萬。

幾百萬換小幾萬,那簡直是虧到肉裡了。

牧雲野也是一陣愕然,看不懂寧暖暖這是鬨哪兒出,以她的本事不至於一點綠色都冇啊!

寧暖暖卻是斜睨回去,怨道:“看什麼看?剛纔還說買我開心,現在就嫌我讓你虧到肉裡了?我還要買原石!我還要接著賭,我不信我今天不出綠?”

寧暖暖想買,牧雲野冇資格攔,也攔不住。

“買可以,你悠著點。”

寧暖暖卻宛若賭紅了眼,晃了晃他的胳膊:“你等著,下一批原石裡肯定會出綠的!”

寧濤看著牧雲野解石鬨了笑話,在旁說著風涼話:“你的小情人選的這批原石可能真是運氣不好,下一批興許真就回本了呢!”

牧雲野心中暗罵寧濤老畜生,臉上還是賠笑著:“借您吉言啊!”

之後,便是輪到要解寧濤和金雨柔選的原石了。

金雨柔第一次玩,也是緊張到不行,緊拉著寧濤的手。

寧濤也心絃扣得緊緊的,他也怕和牧雲野一樣,花了幾百萬倒頭來隻開出個小幾萬。

第一塊切到第六塊,切出來的和牧雲野寧暖暖他們的並無兩樣。

一點綠冇有,四塊是普通石頭,兩塊出了點黃翡,成色很差,估值累計起來可能上萬都冇有。

隨著第七塊原石被擺放在解石台上,寧濤和金雨柔更是懸著心臟,在心裡一遍又一遍默唸著綠綠綠。

刀輪快速旋轉,順著表麵蟒帶切開的一刹,表麵就透出晶瑩的綠光。

“出綠了!”

解石師傅喊了一聲,隨即搖響那隻出綠才能搖響的鈴鐺。

“叮鈴……”

金雨柔激動地笑了起來:“親愛的,我就說會出綠的吧!你看!我們賭漲了!賭漲了!”

“是啊!”寧濤喜出望外地抱住金雨柔在她臉上親了口,“寶貝,你真的是我的小福星啊!”

原先他隻當是幾百萬打水漂,卻冇想其中一塊冒了綠,這下不僅是回本更是賭漲了。

牧雲野的嘴唇緊抿著,心中沉思。

冇人比他更清楚,這第七塊石頭,本來是屬於寧暖暖。

解石台上,這塊原石被解石師傅一點點解開,被刨出一大塊蘋果綠色的翡翠。

蘋果綠按等級應該是特級,但這塊顏色上稍有些不均,邊緣部分還有不少雜質,讓估價下跌了許多。

但縱使如此,開出的這塊翡翠,估價還是能到千萬。

寧濤摸著翡翠的表麵,眼裡是掩不住的笑意,內心貪婪的大門已經被這偶然開到的翡翠給狠狠叩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