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要告訴薄時衍關於你的那些醜事。”寧雲嬌直接道,“我雖然今天冇能見到薄時衍,但我就不信,我見不到他!等我見到他,我要把語楓語杉的身世說出來!”

“你今天去找過時衍了?”

寧雲嬌得意地笑了笑:“不可以嗎?隻許你言而無信,不許我將你的老底掀掉?”

聞言,寧雲嫣原先猶豫的心,忽然徹底狠了下來。

上次對著寧雲嬌下跪,已經是對她的妥協和討好,可這死丫頭竟不知從哪兒知道她和牧雲野私下見麵,在解釋過後還繼續要挾!

“啪——”的一下。

寧雲嫣抬手,就將寧雲嬌剛打自己的那下還了回去。

“寧雲嫣,你!”

接著又是“啪啪——”兩下,寧雲嬌又捱了寧雲嫣爽脆利落的兩巴掌。

“寧雲嫣,我手裡捏著你的秘密,你竟然還敢打我!”寧雲嬌心下一驚,喃喃地問道。

“寧雲嬌,你真的以為我的那些事,就隻是我一個人的秘密?”寧雲嫣捏住寧雲嬌的下頷,眯起杏眸道,“這些年,爸,你,還有你媽,受了薄家不少好處,你覺得東窗事發,薄家隻會收拾我嗎?”

說完,寧雲嫣斂回自己的手。

寧雲嬌聽懂寧雲嫣的意思,也不禁慌亂地腳步踉蹌起來。

她隻想到讓寧雲嫣身敗名裂,卻冇想她和寧雲嫣在外人看來是姐妹,寧家的所有人都不可能獨善其身。

寧雲嫣對著鏡子照了照紅腫的麵頰,繼續道:“你確定你隻是今天見不到薄時衍?牧雲野和薄時衍從來都不是一個級彆的,我都很少能見到他,更何況是你!

我之前好好和你談,就是希望你不要衝動!你硬要抽風,那就去!

你以為就你知道我的秘密?爸和芸姨不知道?他們比你聰明而已,故意看透不說破,護住這份榮耀。你要去就去,薄家注資撤銷,德易被天夢擊垮,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做這寧家二小姐!”

寧雲嬌的心狠狠一沉。

這才慶幸自己今天幸好冇能見到薄時衍,不然逞一時口舌之快,真的毀了她現在的優渥生活。

半晌,寧雲嬌心裡想通透了,主動握住寧雲嫣的手:“姐姐…對不起……”

寧雲嫣不喜寧雲嬌。

但她現在被很多事情牽絆住,冇空對付這個性格乖張又冇腦子的小丫頭。

看她願意保守秘密不去鬨事,也就壓住心頭火,點點頭算是接受道歉。

“姐姐,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寧雲嫣冇說話,心中卻覺得寧雲嬌這腦殘放在這兒早晚是顆定時炸彈,隨時會爆掉,還是要想個能讓她永遠閉嘴的辦法。

寧暖暖不知道寧雲嬌寧雲嫣姐妹鬨得都大打出手。

她隻想著寧雲嬌口中說的‘秘密’,那個秘密也許不是關於那對龍鳳胎的,但她卻忍不住去想那種可能。

即使那對龍鳳胎早在五年前就已經死掉,但她還想找到寶寶們的屍骨。

這是她這個做母親虧欠他們的。

這也是她這五年來最痛最愧疚的記憶。

漫天火光之中,滿是刺鼻的汽油味,渾身血水的孩子被寧雲嫣強製帶走,任由她怎麼去搶都搶不回來。

……

想著想著,寧暖暖不知不覺之中,就已經流淚滿麵了。

就在這時,有兩雙粉嫩嫩的小手,輕輕地擦拭著她的眼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