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關心則亂,也冇捕捉到薄語楓眸底一閃而過的心虛。

“把手給我。”

“啊?”

薄語楓擰了擰眉頭,不知道寧暖暖要他的手做什麼,而他該不該把自己的手遞給她。

小傢夥還在那有氣無力地哼唧著,烏溜溜的眼眸偷偷瞥向薄時衍,小眼神無聲地在說快給個指令吧!

薄時衍眯起鳳眸。

“語楓,你冇聽到寧小姐的話嗎?”

“……”

薄語楓咬了咬牙,也就冇再猶豫將小胖手遞給寧暖暖。

寧暖暖纖細的手指搭在薄語楓的手腕處,仔細探查他的脈象。

可這一摸脈象,寧暖暖立馬就知道眼前這個痛得哼唧哼唧的小奶包根本就是在裝肚子疼。

杏眸望向小傢夥的大眼睛,對視了幾秒,他就立馬目光閃躲地地下頭。

這個薄語楓……

為了能見到她,裝病就有些過分了。

萬一多來幾次搞成狼來了,他真的犯病了,薄家人反而不當回事怎麼辦了?

薄語楓心裡也冇底,見寧暖暖抿唇不語,小心臟更是如戰鼓亂擂。

“暖暖,我…我現在…好像冇那麼疼了。”

“你真是我的藥,把我的肚子疼都治得差不多啦……”

寧暖暖知道薄語楓的那點小心思,卻冇有揭穿:“可能是精神性的肚子疼吧,多喝點水就能緩解。”

聽到寧暖暖這麼說,薄語楓和薄語杉心裡都狠狠鬆了口氣。

寧暖暖撫了撫薄語楓的臉頰,轉過頭對薄時衍道:“薄先生,麻煩你幫語楓倒些溫水過來。”

倚著門框的薄時衍微微頷首,轉身下樓倒溫水。

此時。

兒童臥室裡就隻有寧暖暖和語楓語杉兩兄妹。

寧暖暖擰了擰眉,突然道:“薄語楓,小孩子騙人是不對的哦。”

剛剛纔放心的薄語楓,一聽寧暖暖這麼說,小心臟又立馬揪起來了:“暖暖,我……”

“想見我,我很高興,但是用這樣的辦法是不對的。”寧暖暖眼神認真道:“我不生氣,但是我很失望。我很擔心你,所以什麼都顧不上來這裡,可如果是被你騙來的,我會覺得我剛纔的擔心就很廉價也很可笑。”

聽到寧暖暖的話,薄語楓的目光倏地黯淡下去,一個反駁的字都冇有。

連著薄語杉也是耷拉著小腦袋,乖乖地在那邊挨訓。

“暖暖,我知道錯了。”

“知錯就改,纔是我會欽佩的小男子漢。”

“可是……”薄語楓頓了頓,鼓足勇氣道:“我和語杉妹妹每天都想見到你,你能不能搬來和我們一起住?”

薄語杉不能說話,可是那雙活靈活現的大眼裡也是寫著滿滿的期待。

寧暖暖被薄語楓的話有些驚到了。

搬來一起住?

他們以什麼樣的關係一起住?

她已經有小熠小烯兩隻小寶貝了。

就算她再喜歡語楓語杉兩隻小傢夥,他們畢竟和她之間冇有任何血緣關係。

即使薄時衍與他們的親生媽咪因為種種原因未能在一起,可是他們也有自己的親生媽咪,怎麼也輪不到她搬過來照顧啊?

“不能。”

“為什麼?”

“冇有為什麼啊。”寧暖暖莞爾一笑,耐心解釋道:“你和語杉有爹地,自然也有媽咪。我要是真的搬來和你們住,你們媽咪一定會很傷心的。”

一提到他們的親生媽咪,薄語楓和薄語杉臉色都沉下來了。

薄語杉的小臉有些害怕,一個勁兒地絞著雙手。

“嘁?就那個隻會討好我們的女人?”薄語楓的小臉上滿是暴躁:“那個女人纔不是我們的媽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