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寧暖暖摘下麵具,旁邊的趙麗姝驚得都打翻了手邊的咖啡杯。

“……怎麼可能?你怎麼會和她長得一模一樣?”

趙麗姝之前被寧雲嫣要挾控製,對她是恨之入骨了,可現在與寧雲嫣一模一樣的臉出現在了寧暖暖的臉上。

不過,倆人雖然五官輪廓一樣,但看得仔細些,還是能看出寧雲嫣和寧暖暖的區彆。

寧暖暖比寧雲嫣生得更美更精緻。

而,從寧暖暖身上散發出來那種從容淡泊的氣質,更是寧雲嫣永遠無法企及的。

“我是寧雲嫣的孿生姐姐,所以長得一樣不奇怪。”寧暖暖又對趙麗姝道,“你化妝包有嗎?借我用一下。”

“有有!”

趙麗姝如夢初醒地點點頭,從包裡拿出化妝包遞給寧暖暖。

寧暖暖從化妝包裡拿出眼線筆,睫毛膏,眼影,口紅,快速地給自己化了個精緻的濃妝,用與寧雲嫣近似的妝容將她自己獨特的氣質削弱了不少。

趙麗姝和牧雲野麵麵相覷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讀到了驚訝。

此時。

一樓前台。

寧雲嬌一襲紫色毛衣裙,站在前台邊,眼裡閃爍著濃濃的得意。

“你們最好對我放尊重點。”寧雲嬌把玩著手中的太陽鏡,放肆地說道,“雲野怎麼還冇下來!你們到底有冇有彙報清楚?有冇有把我的話傳對?”

“寧小姐,您再等等。”前台小姐安撫道,“總裁很快就下來了。”

“等等等,我已經等了快半小時了,你還要我等多久啊!”寧雲嬌不耐煩地瞪了前台一眼,威脅道,“待會兒等我見到雲野,我一定要雲野把你們這種冇用的東西統統開除掉!”

三名前台工作人員看著眼前飛揚跋扈的寧雲嬌,也吃不準她的身份,隻能一個個都忍氣吞聲地低頭。

場麵有些尷尬。

這時,一道清脆的女聲響了起來。

“雲嬌,你…也在這裡?”

寧雲嬌轉過身子,看到的就是寧雲嫣親密地挽著牧雲野的胳臂,大半個身子更是倚著他身上。

這一幕,狠狠刺痛了寧雲嬌的眼。

她歇斯底裡地質問道:“寧雲嫣,你這是在做什麼!”

寧暖暖又黑又亮的眸子裡,泛過一抹得逞之色,卻稍縱即逝。

她忙不迭地將自己的小手兒,從牧雲野的臂彎裡掙脫出來,一臉驚慌失措,擺出一副被寧雲嬌當場抓包的心虛模樣。

“冇做什麼。”寧暖暖作著無效的解釋,“我和牧總之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千萬不要誤會!”

“誤會?我親眼看見的會是誤會!”寧雲嬌冷著臉道,“你這個女人的話,我還能信嗎?你之前答應過我,不會搶走我的雲野,現在才過多久,你又來勾引他!”

“寧雲嬌,你不要口無遮攔。”寧暖暖凜冽道,“再怎麼說,我也是你姐姐,這裡好歹還是公眾場合,你注意下說話的分寸!我大庭廣眾之下和牧總商量工作,哪裡做錯了!”

寧雲嬌不服地凝向寧暖暖,眼裡滿是怨恨。

“你個下賤的**!”

寧雲嬌的話,令牧雲野很不爽。

雖然寧雲嬌這話實際是衝著寧雲嫣去的,但牧雲野卻接受不了,眼下捱罵的人是自家老大。

“寧雲嬌,你給我閉嘴。”牧雲野黑黢黢的眼眸中,泛著冷冽的光,“她的好,你永遠及不上,要是再讓我從你口中聽到侮辱她的字眼,我不會放過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