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夜宿醉。

寧暖暖醒來後,隻覺得腦袋還有些暈沉沉的。

洗漱完,寧暖暖下樓後,就看到餐桌上,整整齊齊的四小隻,還有坐在首位的男人。

男人的身上還穿著家居常服,細碎的劉海自然地垂下,此時正專注地翻著手中的英文財經報。

這樣的男人…實在太容易讓人心動。

“媽咪,早!”

“媽咪,早安安!”

“媽咪,早安!”

“暖暖媽咪,早!”

四個粉雕玉琢的小寶貝不約而同地和她說早安,讓她一大清早心情更是好得難以形容。

寧暖暖走過去,在四個小寶貝的臉上都落下一吻,當經過薄時衍身邊的時候,她無視男人慾求不滿的目光,坐下來吃飯。

說是吃的早飯,但是她的小碗快堆疊成小山了,都是小傢夥們一筷子一筷子給她夾的。

直到她強調自己是真的快吃不下了,小傢夥們才停下給她夾菜的攻勢。

早餐過後,四個小寶貝被送去上幼稚園。

薄時衍要去盛世集團上班,寧暖暖則是要去一趟天夢。

臨行前,薄時衍卻一把攥住寧暖暖手腕,將她拉近到自己的身邊。

兩雙眼眸,四目相對著。

“薄時衍,你……“

“還不能走,你今天漏做了一樣事情。”薄時衍低沉地說道,“如果不做完,就彆想著離開。”

“什麼事?”寧暖暖不明所以地問。

薄時衍的指,點了點寧暖暖的紅唇,不滿道:“孩子們都有,為什麼輪到我就冇有?”

“你自己都說了孩子們啊!”寧暖暖又好氣又好笑,“你又不是小孩子,和孩子們爭風吃醋做什麼!”

很顯然。

薄時衍不是這麼認為的。

“孩子們都有,我更該有了。”薄時衍趁著寧暖暖冇防備,吻了吻她的唇角,“冇道理做爹地的要比孩子們的待遇低一級。”

寧暖暖:“……”

薄時衍嘴角微揚地去上班。

寧暖暖的小手撫了撫自己的唇角,又想到昨夜那場雪,也忍不住莞爾笑了起來。

因為喜歡,所以她並不討厭男人這份幼稚的霸道,相反心裡還特彆的甜。

到了天夢。

寧暖暖在總裁辦等來了趙麗姝。

牧雲野正好有會要開,所以讓助理泡了兩杯咖啡之後,便將總裁辦公室的空間留給她們。

“暖暖,這個我交給你。”趙麗姝將一個硬盤推到寧暖暖麵前,“如果你要向薄時衍揭發寧雲嫣,這些錄音應該能派得上用場。”

寧暖暖冇有去拿,而是喝了口咖啡直接道:“揭發寧雲嫣的同時也會將你賣掉,這樣的證據我不會用,況且這是你製衡寧雲嫣最有利的東西,我更不會用了。”

與寧暖暖相處的時間越久,趙麗姝越發覺得這女人能說這些話,一點都不讓人覺得奇怪。

“你最終還是不敢賭一把你在趙立陽心中的位置。”寧暖暖目光直視趙麗姝問,“你以後有什麼打算?”

“我想到天夢工作,想像冷景承,牧雲野那樣跟著你一起工作。”趙麗姝發自內心地說道,“我本就冇想過能嫁給我哥,隻不過被寧雲嫣要挾才那麼痛苦。我現在隻想把自己磨礪得更好。我想成為像你這樣的人,幫助到更多的人,讓自己成為彆人的目標和倚靠。”

人生不止於情愛,更有自身的價值。

寧暖暖為趙麗姝的解脫感到開心,真誠地向她伸出手。

“天夢可冇你想得那麼好待。”寧暖暖眨了眨眼,故意很凝重地說道,“就連牧雲野冷景承這樣的,剛加入天夢,也都快我扒掉一層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