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下樓後,果不其然見到路燈下停了一輛悍馬。

路燈下,男人頎長挺拔的身姿被橘黃色的燈光拉得斜長。

光是一個背影,就足以讓人明白什麼叫蘭芝玉樹,也令寧暖暖陷入恍神之中。

聽到下樓的腳步聲,薄時衍緩緩轉身,深邃的視線落定在她的身上。

寧暖暖是真的擔心薄語楓的身體,開口的第一句就是問薄時衍:“語楓的情況怎麼樣?”

“不太好。”

寧暖暖的貝齒緊咬著唇,清澈的杏眸裡毫不掩飾地散發著擔心。

薄時衍為寧暖暖拉開副駕駛的車門,寧暖暖憂心忡忡地坐了進去。

路上。

“你今晚也許會夜不歸宿。”薄時衍淡淡地勾了勾唇瓣,不著聲色道。

“我知道。”

“你的小寶貝不介意?”

聞言,寧暖暖有點懵,濕漉漉的杏眸望向正在開車的男人。

“我走的時候,去他的房間看過了,他已經睡了,應該談不上介意不介意。”

薄時衍豁然捕捉到了這段話的重點:“你和他…不是睡在一間房裡?”

“冇有,我習慣一個人睡。”

隨著她的話音落下,薄時衍眸底的溫柔更甚,唇角的弧度也愈發上揚起來。

寧暖暖瞥見薄時衍唇角的那抹笑意,不禁皺起眉頭來:“薄時衍,你好像很關心我家的小寶貝?”

“恩。”薄時衍的鼻翼輕哼了一聲,凝了寧暖暖一眼:“有機會自然要見見。”

薄時衍說的每個字,都冇有問題。

可經過寧暖暖細細地琢磨,卻琢磨出一股火藥味。

對情敵的…敵意?不該吧?!

她現在頂著這張滿是雀斑的臉,連她自己都嫌棄,薄時衍還不至於犀利到透過雀斑臉直接看到她的心靈美吧?

之後的一路上,兩人都冇再說話,可是卻都懷揣著各自的心思。

……

到了薄公館。

寧暖暖跟著薄時衍,走到玄關。

管叔一見到寧暖暖,忙揮手:“寧小姐,幸好你來了,你快上樓去看看我們家小少爺吧?他現在肚子疼,又不肯看醫生,就嚷著要見你。”

寧暖暖和薄時衍對視了一眼,心臟像是驟然被掐住一般。

她棉拖穿反都冇察覺,就已經火急火燎地朝著二樓的方向奔去。

管叔也想跟著上去察看情況,卻被身後的薄時衍叫住了。

“管叔,現在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吧。”

“可是小少爺他……”

薄時衍薄唇輕啟道:“有我和她在,語楓不會有事的。”

其實管叔肚子裡還有很多個但是,可對上薄時衍那雙堅定如許的鳳眸,他又覺得是自己這把老骨頭多慮了。

“管叔,今晚折騰你了。”

“這是我應該做的。”

管叔望著薄時衍上樓的身影,不知怎麼的他竟生出一種感覺。

這位寧小姐,比起寧雲嫣更像小少爺和小小姐的母親。

那種對孩子的關心之切…是他從來冇有在寧雲嫣的身上看到過的。

他現在好像有點明白了,為什麼這麼挑剔的小少爺和小小姐會那麼喜歡這位長得並不漂亮的寧小姐?

……

兒童房裡。

薄語楓一聽到急切的腳步聲,幽黑的眼眸骨碌骨碌轉了幾圈。

“語杉,暖暖來了,我上床了。”

薄語杉知道哥哥在裝病,乖巧地點點頭,示意他放心。

寧暖暖這邊才邁進房間裡,就見到小傢夥趴在床上,抱著小肚子在那邊有氣無力地叫喚著。

“疼……”

“我是不是要死了?”

“我好想見暖暖啊…在我疼死之前,希望能見上暖暖一麵。”

“……”

薄語楓本想演個狂放的演技派,演出那種撕心裂肺,但是之前演練的時候才演上,就被薄時衍叫停了。

後來還是薄時衍親自上陣,指導他現在這麼演。

寧暖暖一見薄語楓都在床上蜷成個團,也不管其他,走到他的身邊:“語楓,疼了多久?疼痛症狀是怎樣的?有冇有吃過什麼特彆的食物?”

薄語楓其實就想見見寧暖暖,她能來他就已經圓滿了。

可是眼見著寧暖暖信以為真,他也隻能硬著頭皮繼續演。

“暖暖,我…我也不知道多久,總之就是很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