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雲嫣心裡一痛,淚水頓時止不住地往外湧。

“時衍,你怎麼能這麼雲嫣說話的!”薄老爺子的臉色鐵青,狠狠教訓道,“這些年雲嫣她為薄家付出了那麼多,你視而不見就算了,現在還為了那個妖女這麼對她,你太不像話了,你……”

老爺子後麵的話還冇說完,就被薄時衍打斷。

“爺爺,我不希望從你口中聽到對她的詆譭,她很好,也絕不是你口中說的妖女。”

聞言,老爺子怒到老臉漲紅,“你為了和那個女人在一起,你難道連我這個爺爺都不認了?”

“不,我隻是在更正您對她的稱謂。”

“你!你怎麼會這麼執迷不悟?那個女人到底給你灌什麼**湯了!”老爺子將寧雲嫣拉到了薄時衍的麵前,忍不住再次發問,“雲嫣比那個寧暖暖不知道好多少倍了,你為什麼偏偏視而不見?”

薄老爺子說中的也正是寧雲嫣的心事。

她婆娑著淚眼,杏眸直勾勾地望著薄時衍,也在等他的回答。

薄時衍的鳳眸內流光輕轉,直接回道:“視而不見是因為我的眼睛是要看我真正喜歡,想要寵愛的人。更何況感謝一個人的方式很多,我隻希望你不要把我再和她捆綁在一起,因為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娶寧雲嫣的!”

接下來這話,薄時衍是對著寧雲嫣說的:“彆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我已經認定了寧暖暖,就絕不可能作出任何傷害她的舉動!”

寧雲嫣看著男人冷漠到近乎殘忍的眼神,傷心欲絕地後退了好幾步。

她費儘心思做了那麼多,得到的卻是這樣的迴應。

“薄時衍,你非要這麼傷我嗎?難道連哄哄我的話,你都不願意說嗎?”

“我為什麼要哄你?”薄時衍半眯著鳳眸,嘲弄地問道。

“薄時衍,你太過分了!”薄老爺子拉住寧雲嫣的胳臂,“雲嫣,走,不要把他說的話放在心上,我帶你離開這裡。”

寧雲嫣猶如隻破碎的布娃娃,被薄老爺子拉著離開了薄時衍所在的VIP病房區域。

蒼梧站在那兒一直冇說話,卻光聽著他們的對話,也是嚇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爺,你剛纔說的……”

“太絕情了?”薄時衍勾起唇角問。

“恩。”蒼梧想了想,點點頭。

“蒼梧,如果我對寧雲嫣不絕情,那對暖兒來說便是絕情。”薄時衍拍了拍蒼梧的肩膀,“我對她說的每個字都是承諾,我絕不會給她任何胡思亂想的可能。你現在還是單身可能不懂,等你有了讓你愛得刻骨銘心的女人之後,你自然會懂。”

蒼梧:“……”

他能理解薄爺的前半段話,但是後半段怎麼回事,好像被自家主子餵了一嘴狗糧。

“蒼梧,你這會兒去雲海居買那裡的小籠包和蟹黃豆腐羹,等暖兒醒了,一睜眼就能吃到熱乎乎的。”薄時衍的鳳眸不再像之前那般冰冷,相反泛著的是濃到化不開的寵溺,“這小丫頭照顧了我一整夜,就讓她再睡會吧。”

蒼梧頷了頷首,轉身就親自去雲海居采購。

薄時衍重新走入病房。

看到的就是淺金色的晨曦,從窗外柔和地灑進來,落在病床上那抹纖細又嬌柔的身子之上。

女孩兒睡得很熟,所以冇意識到身上鬆鬆垮垮的病號服,不知不覺中衣襬褪上了許多。

細膩如無暇白玉的肌膚,就這樣毫無遮掩地落入男人的視線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