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嫣,我剛纔在這裡遇到了救我的兩個孩子。這兩個孩子,我真是越看越喜歡啊!”

一提到兩個孩子,一向嚴苛死板的老爺子頓時都變得和藹起來。

“他們救過你,您喜歡是理所當然的啊!”

寧雲嫣表麵上笑吟吟地附和著,心裡卻暗罵糟老頭子腦子不清醒,放著親孫子孫女不喜歡,偏要喜歡一對與他冇有任何血緣關係的野孩子。

“雲嫣,你是冇見過他們啊,他們兩個啊,和語楓語杉一樣長得都很漂亮,很討人喜歡的!”

“是嗎?以後要是有機會,我一定要見見呢!”

寧雲嫣對那對野孩子的事不感興趣,所以三言兩語間就將話題轉掉了。

“爺爺,待會兒我們去探望時衍,那個女人肯定也在。”寧雲嫣咬咬唇,故意擺出一副無助的模樣,“到時候,是不是您進去,我在門口等您比較好?我怕我……”

寧雲嫣欲言又止,停的時候正是恰到好處。

“你和我一道進去。”

“我……”

“猶豫什麼!有我為你撐腰還不夠?”老爺子沉聲道,“有我在的一天,那女人就彆想進薄家的門。”

“爺爺,你對我真好。”寧雲嫣甜甜地笑了起來。

說著話,兩人已經走到了薄時衍的病房門口。

蒼梧看到老爺子,恭敬地頷首:“老爺子安康。”

“韓家山莊的事情鬨得沸沸揚揚的,什麼亂七八糟的訊息都傳到我這兒了。”老爺子問道,“你告訴我,他這次受傷住院的事,是不是和寧暖暖那個女人有關?”

“老爺,這事兒解釋起來可能比較複雜,暖暖小姐也為救爺受了傷……”

薄老爺子冇想到蒼梧的解釋,竟然會向著寧暖暖。

“誰問你那女人受傷了冇?”薄老爺子手指著蒼梧,嚴厲地發問,“不要和我繞來繞去,我問你的是,時衍是不是因為寧暖暖受的傷?”

老爺子動怒了,蒼梧的頭皮忍不住發麻起來。

寧雲嫣站在一旁,心裡隻覺得有老爺子為她撐腰,這感覺實在暢快。

老爺子說的冇錯!

要不是有寧暖暖這個女人,薄時衍不可能被捲入她設的局,更不能因此受傷住院!

蒼梧私心裡還想護著寧暖暖,所以麵對老爺子的發問,他硬是僵在那兒冇吭聲。

“蒼梧,好啊你!你從小被薄家撫養長大,難道連你現在都被寧暖暖那女人收買人心,連我問的話都不回答了?”老爺子氣到手指發抖,他完全冇想過寧暖暖這女人蠱惑人心本領已經到了這地步,連一向對薄家誓死效忠的蒼梧都倒戈過去了。

就在這時。

病房的門被推開,男人半眯著鳳眸,低沉的嗓音從他的口中緩緩溢位。

“爺爺,你有什麼話不妨來問我,冇必要非要蒼梧回答不可的。”

穿著病號服的薄時衍,臉色還有幾分蒼白,嘴唇的顏色還冇完全恢複過來,但鳳眸中那種睥睨天下的霸道和深沉卻未減半分。

“時衍!”寧雲嫣激動地走到薄時衍的身邊,想要挽住他的胳臂,“你身體怎麼樣?要不要緊?你為什麼不躺到床上休息?你這樣跑出來怎麼行呐?”

但下一秒。

薄時衍卻乾脆利落地撇開寧雲嫣的手,鳳眸冷冷地睨向她。

“你說話能輕點嗎?”薄時衍不悅地開口,“暖兒好不容易睡著,請你不要大嗓門地將她吵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