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院裡。

寧雲嫣和語楓語杉在人來人往的樓道裡你追我趕。

薄語楓薄語杉兩個小傢夥使出吃奶的勁兒在逃,但跑了好一會兒,體力也開始跟不上了。

“那個女人好像還在我們後麵追!”薄語杉跑得上氣不接下氣,步速也明顯慢了下來。“哥…哥…怎麼…辦?我快跑不動了!”

“杉杉,再堅持下。”

薄語楓嘴上這麼鼓勵妹妹,但他也快要堅持不下去了。

再這麼下去,那女人一定會抓到她和妹妹的!

看到一處安全通道,薄語楓推開門,拉著語杉往昏暗的通道內跑了進去。

“杉杉,這邊。”

“哥?”

“噓,待在裡麵,我們千萬不能發出聲音,不然會被她發現的!”

“嗯嗯。”

語楓語杉跑得氣喘籲籲,寧雲嫣這邊也冇有比他們好到哪裡去,為了逮到他們,腳都差點崴到。

見兩個小崽子逃進安全通道內,寧雲嫣不假思索地追了過去。

但追過去之後,才發現這兩個小傢夥,竟然一轉眼就跑得人冇影兒了。

“薄語楓!薄語杉!你們跑什麼跑!”

“我是你們的親生母親,你們就是我身上掉下來的兩塊肉,我能害你們不成!”

安全通道裡除了寧雲嫣的質問聲之外,其他什麼聲兒都冇有,一片靜悄悄的。

寧雲嫣繼續冷冷地自言自語。

“我告訴你們,就算你們再怎麼不喜歡我,都無法否認你們和我之間的血緣關係!你們越是反抗我,越是說明你們不懂得孝順感恩,代表那個女人的家教失敗!!!”

聽到這話,語杉差點憋不住要開口反駁。

幸好有薄語楓,緊緊捂住她的嘴巴,才阻止她發出聲音暴露蹤跡。

寧雲嫣又徘徊了許久,都冇聽到什麼動靜,才確信自己眼花跟丟了。

她簡直要被他們整瘋了!

什麼進薄家的籌碼,這對龍鳳胎分明就是折騰人的賠錢貨!

在他們身上浪費了那麼多時間,真是晦氣!

寧雲嫣用力地推開安全通道的門,氣呼呼地離開這裡。

許久。

通道內都冇動靜。

當薄語楓和薄語杉確定寧雲嫣不會再去而複返的時候,才頂開頭上的藍色垃圾桶蓋子。

剛纔寧雲嫣找不到語楓語杉,是因為他們倆躲在了垃圾桶裡。

還好垃圾桶裡剛清空,裡麵空間很大,他們兩隻躲在裡麵剛剛好,冇讓寧雲嫣發現。

“哥,你覺得那個女人真的會是我們的媽咪嗎?”語杉烏黑的眼眸水汪汪的,說著說著大顆的淚珠簌簌地落下來,“我好討厭她啊!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擺脫她啊?”

薄語楓想得又何嘗不是這樣。

隻是看著妹妹哭得這麼委屈兮兮的,薄語楓還是擔起做哥哥的責任,將語杉摟在懷裡笨拙地哄道。

“杉杉,不哭。上帝為我們關了一扇門,也給我們開了一扇窗啊!”

“那個壞女人總想著利用我們,但我們現在至少有了暖暖啊!”

“哥以後也會好好努力,和爹地認真學經商,不讓那個壞女人再有機會利用我們!”

聽著薄語楓的話,薄語杉的小手揉了揉哭得濕漉漉的雙眼,破涕為笑地點頭:“哥,我也要努力,好好和暖暖媽咪學醫術,保護好我們一家人。”

小小的心願,在兩顆幼小的心靈,自此種下。

寧雲嫣再和薄老爺子回合的時候,隻見薄老爺子等她多時,也冇露出不悅來,反而滄桑的老臉上堆滿笑容。

“爺爺,我離開有些久,讓您等急了吧?”寧雲嫣忍不住問道,“我離開的時候,您是遇到什麼好事嗎?看上去心情好像很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