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寧暖暖的名字,薄語杉也走到薄時衍麵前,小腦袋如小雞啄米點著。

雖然他們和寧暖暖也有網絡上的交流,可是這哪裡有見麵來得好呢?

薄語楓瞥了一眼妹妹,也附和點頭:“當然想啊!”

點頭歸點頭,薄語楓卻又皺了皺小眉頭,水汪汪的眼眸警惕地掃了一眼薄時衍。

“不對啊,爹地…你不是不支援我和暖暖在一起的嗎?”似乎想到什麼,小傢夥眉頭皺得更緊了:“你不會是見我很喜歡暖暖,就故意把她騙過來,欺負她?”

“暖暖也是你叫的?”

“我為什麼不能這麼叫她?暖暖同意我這麼叫她的。”

“她同意,我不同意。”

“爹地,你……”

薄語楓從冇想過薄時衍會阻止他追求喜歡的女孩子,他簡直要被自己這個爹地氣死了。

薄時衍也冇比薄語楓好到哪裡去,如果他不是確定語楓是他的崽,他很想這小奶包扔出薄公館。

“你們到底想不想見她?”

薄語楓和薄語杉相覷了一眼,不約而同地點頭。

“語楓,你先這麼做,之後我會給她打電話……”

薄語楓聽完薄時衍的計劃後,破天荒包子臉上有些遲疑:“爹地,我…我這不是騙暖暖?暖暖發現,她會不會覺得我不太可愛啊?”

“那要不算了?”薄時衍鳳眸半眯,眸底泛起淡淡的柔光。

薄語楓在那天人交戰了好一會兒,最終還是冇抵擋住見寧暖暖的誘惑,如壯士斷腕般開口道。

“爹地,騙就騙吧。”

……

冷景承把寧暖暖和寧小熠安全送回家。

寧小熠洗漱完後就照例回到他的房間裡搗鼓電腦,寧暖暖這邊也回到自己的臥室裡,看牧雲野給她發的財報數據。

她幾乎很少在天夢集團露麵,但是集團內部的戰略決策全都是由她遠程決定後下達。

看了差不多,寧暖暖摘掉臉上的人皮麵具,打算進浴室泡個澡好好放鬆。

這時,手機鈴聲卻突然響了起來。

瞥了一眼來電顯示,是薄公館的座機,難道是語楓打來的?

“喂……”

“是我,薄時衍。”電話裡傳來男人極具磁性的嗓音。

寧暖暖一怔:“是你?”

“你現在在做什麼?”

“我現在……”寧暖暖瞥了一眼手中摘掉的麵具,下意識地答道:“準備去洗澡。”

“和小寶貝?”

“他已經洗好了,待會兒我們就準備睡覺了。”

寧暖暖回答之後才意識到他乾嘛要回答薄時衍的問題,和他好像沒關係吧?

可這邊寧暖暖的回答已經在刹那點燃了薄時衍心中的煩躁,他的鳳眸染上了幾分冷戾:“我現在需要你馬上來一趟薄公館。”

“薄時衍,現在已經快十點了!”

“語楓肚子疼,不肯看病,在家裡鬨著見你。”薄時衍咬字很重:“是真是假我不確定,但是我記得某人曾和我說,對待孩子要儘可能用更溫柔一些的方式。

但凡有利於兩個孩子的,她會願意幫我的。”

某人咬著唇,被薄時衍的話堵得死死的。

雖然她覺得薄語楓肚子疼這事兒可能有點蹊蹺,可一想到萬一是真的藉著肚子疼,和薄時衍使苦肉計。

那這小少爺不正眼巴巴地等著她嗎?

“知道了,我會去。”

薄時衍冰冷的鳳眸終於有了幾分融化的跡象,嘴角有幾分上揚:“十五分鐘後,我到你家樓下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