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時禮帶著四個小寶貝去醫院探望薄時衍和寧暖暖。

寧暖暖還好已經換掉身上那件鈕釦被扯落的病號服。

不然,要是被孩子們看到她衣衫不整的模樣,她真是可以在地上挖條縫兒鑽進去算了。

“爹地,你不要緊吧?”薄語楓難得乖巧地趴在薄時衍的床頭,開口道,“我聽說了,你為了救暖暖,很勇敢地闖進冷庫裡,作為你的兒子,我為你這樣的爹地驕傲。”

“恩。”薄時衍的薄唇噙著似是而非的上揚,寵溺地望向寧暖暖,“爹地這輩子都會好好的保護她。”

話音一落,寧暖暖的心頭有被暖到。

她很清楚,這男人並非甜言蜜語,而是真正的一諾千金。

他說出口的每個字,都會為她做到。

“爹地,爹地!”

薄語杉也擠到了病床邊,然後也將一個個頭和她差不多大的袋子拖到了薄時衍的麵前。

“小叔說我們隻能來探望你大約半小時,我怕爹地你無聊,所以我帶了好多好多東西給你。”

薄語杉將袋子打開,邊從袋子裡拿出禮物,邊用稚嫩的童音糯糯地介紹道。

“我給你準備了星黛露小兔子,你可以抱著它睡覺!”

“這是彩筆和畫紙,你要是無聊的時候可以在病房裡畫畫的!”

“這個小夜燈,爹地你晚上尿尿的時候按一下,就不會絆倒摔跤了!”

“還有還有這個…這個是草莓小熊軟糖,爹地你嘴巴饞的時候可以吃哦!”

“……”

語杉給薄時衍準備的禮物雖然是五歲小女孩喜歡的玩意兒,但無一例外每一樣都是她精心挑選的。

這份心意最是難得。

薄時衍的手掌摩挲著語杉毛茸茸的小腦袋。

“謝謝杉杉給我準備了這些,我很喜歡。”

“真的嗎?”語杉笑得大眼睛都亮晶晶的,“爹地你喜歡就好,小叔還說我帶的東西太多了,讓我少帶點。”

“你小叔胡說八道。”

薄時衍不動聲色地瞥了薄時禮一眼,用眼神告訴他,等他病癒後有的他受了。

薄時禮一噎,冤呐!

他被四個小祖宗纏著要帶他們上醫院,語杉這邊還在一件件挑禮物,他不這麼說該怎麼說?

但這事兒擱在寵女狂魔的薄時衍身上冇得談了,得,這‘鍋’他繼續背吧!

寧小熠和寧小烯空手而來。

寧暖暖覺得這兄弟倆平時都很通人情世故,特彆是寧小熠又有一手好廚藝,她還以為他來的時候會帶上熬好的高湯。

寧暖暖什麼都冇說,但寧小烯和寧小熠還是一眼看透自家媽咪的心思。

“媽咪,你是不是在想小熠為什麼不熬湯送過來?”寧小烯恣意地挑眉問道。

“嗯。”

寧暖暖好奇地點點頭。

“媽咪,我熬湯有什麼用?你纔是薄叔叔的一帖藥。”寧小熠頑皮地吐了吐小舌頭,“有你在薄叔叔身邊,比神仙熬的高湯都管用呢!”

寧暖暖剛想說寧小熠和寧小烯在薄時衍麵前胡說八道什麼,但那邊男人卻已經鳳眸含著濃濃的笑意。

“是啊!”薄時衍唇角上揚道,“所以,這段時間你們媽咪會一直在醫院裡陪我,直到我痊癒。你們幾個有意見吧?”

“冇有!”

“冇有!”

“冇有!”

“冇有!”

四個小傢夥齊刷刷地響亮回答。

寧暖暖無語地咬了咬唇,怎麼就冇人問她的意見?

四個小傢夥又嘰嘰喳喳地聊了好一會兒,才依依不捨地和薄時衍寧暖暖告彆。

到了醫院門口,薄時禮去取車,讓四個小傢夥在原地等他。

突然間。

薄語杉眼尖地發現不遠處一輛車停了下來,薄老爺子和寧雲嫣正從車子的副駕駛裡走出來。

媽呀!那個女人怎麼也來了?

薄語杉狠狠打了個激靈,用力地扯薄語楓的袖子:“哥,哥…現在怎麼辦啊?”-